我爸爸又被人拐走了啊啊啊

宁愿相信舍脂的脑洞,也别相信舍脂的坑品
言金、斯哈、拔杯本命
善于写相爱相杀的cp
脑洞感人。
超喜欢临也和薛洋!
还有老亚蒂以及铁罐。

(脑洞)赤目组的二三事

算是很久之前就想写的一个梗。

“我必将随时光长存,但尸骸终归你所有。”

甚至闹得脑袋里都做好了开长篇的所有设定。但最后,还是放弃了长篇这个计划。

我想我为什么会喜欢赤目组呢,大概就是。

柏林午后的阳光洒落在午睡的二人身上。俄罗斯的寒风让两个在冰场上玩闹的人打了个寒颤。

牵着手一起踏上池袋、新宿,和平和岛静雄擦肩而过。

他们会幸福的,直到临也白发苍苍,死去。

这个梗大概的意思就是,在你活着时我深爱着你,在你死后我虽离你而去,但是我早已随你而去。

 

 

 

严格来说,肥啾才是他们之间的红娘哦。

在柏林的一个午后,离家出走的肥啾正巧就被折原临也捡到了呢。

他朝着小家伙招招手,在临也手里变得更胖的毛团子,就飞向了主人,安心的窝在那头银发里。

而看到这场景的临也却消除了戒心,笑出了声。

被塞了满口的肉肠,只能咀嚼说不出话的临也。而基尔伯特拥抱着临也,手里拿着黑啤酒,大快朵颐。

这也是常出现在贝什米特家的情形。

对于存在于世许久的普鲁士来说,爱情就像几百年不曾戒过的啤酒。对折原临也来说,爱情大概就是十几年不曾犯过的胃病。

他们喜欢在天台闹腾。

他的痛呼因某个家伙的粗鲁啃咬而起,那人却趁虚而入纠缠不休。

唇舌之间的战争,你来我往,宁死不屈。

但总归先有一个人喘不过气来,摆手讨饶。

而另一个也只会亲吻他的耳侧,笑着对他说,“这就不行了?等会有你受的。” 

“基尔!”他会看似恼羞成怒地推开,也根本没用力,只是二人间习惯的小情趣而已。

他撩拨着,扯下了他的腰带,拉开了他的拉链,隔着里裤描绘小基尔的形状。

揉捏两个小球,甚至还低头唆吸。

可基尔伯特拒绝了他继续下去的动作。

“我忍不住的,你会难过的。上次的喉咙发炎还没受够吗。”

“你现在忍住了,等会就憋不住了。受苦的还是我呀,不过地方不一样。”

他重重地吻上了他能说会道的嘴。

临也曾经拉着基尔去过圣彼得堡。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的噩梦,曾长达半个世纪的噩梦,就在俄罗斯发生。

可他还是一道去了,他知道的自己的小兔子喜欢花滑,也享受直击现场的快感。

基尔也曾在新年时,毫不通知,突然地将临也带回池袋,牵着他,拜访父母,得到祝福。

临也带着厚厚的绣着蓝色矢车菊的羊毛围巾,当然是基尔伯特选的。也脱去了标志性的毛绒外套。

他拜访了折原临也的每一位好友,他宣告二人的关系。

他们一道回了柏林。

他是死在基尔伯特的怀里的,称得上英年早逝。

死于他四十二岁生日前夕,死因,骨折必须的手术之后曾受重伤过于虚弱的身体免疫力低下感染导致的心脏衰竭。

 

 

My  Hasechen :

展信佳。          

已经是五月了,想必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差不多是生日的时候呢。很抱歉,本大爷这个饲主不在我可爱的小兔子身边呢。好了好了,再写下去估计跟着回信来的就是你可爱的利爪了。Spyderco?是这个名字吧——你太久都没有拿出这些刀具了。

柏林的午后还是那样,虽然似乎在你离开后,阳光总是很少露脸。往常枕着甜腻腻的味道午睡……好吧本大爷承认没有你的午睡,并不安稳。

本田那个家伙的地盘真的有那么好吗?为什么还不回来呢。上一次踏上你美丽的故土时,见到的那两个小姑娘也快结婚了,难道你不去参加妹妹的婚礼吗。

本大爷真的想你了。

你回不来了。本大…...我明白的。

不必担心啊。本大爷能照顾好自己的!

我必将随时光长存,但尸骸终归你所有。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PS:一发完结。

评论
热度 ( 2 )

© 我爸爸又被人拐走了啊啊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