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宁愿相信舍脂的脑洞,也别相信舍脂的坑品
言金、斯哈、拔杯本命
善于写相爱相杀的cp
脑洞感人。
超喜欢临也和薛洋!
还有老亚蒂以及铁罐。

晓薛———先知

终于把给洋洋的生贺写完了 写了几乎一天 一直想着什么样的故事给我的洋洋才值得 然后突然想到了纪伯伦的《先知》 “用记忆拥抱着过去,用希望拥抱着未来。” 这是我想到的最好的阐述了。 这是我想送给洋洋的话。 全篇的走向,大概是按《先知》那样的方式,一个一个问题串联而成。 算是开放结局。 因为是洋洋的生贺,所以是微微带有晓薛成分。

薛洋睁开了眼睛,天生被赐予了的能力迫使他继续探求,根本没有办法停下。

先知,指的是对未发生的事、未知的人,可以做出准确判断与预言的人。普遍上都认为,这种能力,是神灵赠予被选中的人...

2018-07-22

晓薛 他是兽

时隔一千年的更新

一个拖了很久的坑了

脑洞来源自己x

某天无聊的上数学课时,突然就冒出来的神奇脑洞

他是兽这个题目我觉得挺贴切的。

“每个人心里都住了一只兽,它是魔兽,也是圣兽。”

“你想要束缚住它,是最愚蠢的。”

“因为你怎么可能熬得过自己那颗在跳动的心呢。”

直接放链接好了xxx

不然还是会被屏蔽吧xxx


乌鲁克搞事大队长舍脂的微博_微博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59495994877509#_0


2018-07-08

晓薛/萧蔡 风月事(上)

大概是时隔好久的回归吧
因为搬家了
电脑还混在行李堆里
稿子都在电脑里
所以临时拿手机写了上半篇出来
上篇的重点是薛洋
下篇主要放在蔡师兄身上
还有香帅对洋洋真的只是长辈对晚辈!
没有给某位道长带原谅色帽子的意思

点香阁中又来了个头牌,也是男性,和蔡居诚是南辕北辙了。嫖蔡师兄的快感,是征服,折服一个素有傲骨的男子,当然只是其中一个理由。他那副好皮囊,也是一个理由。并非男生女相,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能知道他是男性了,可偏偏五官长得精妙。眉毛呈上扬趋势,既表现出他张扬的个性,也很好的显露出他那一双不怒自威却又引人入胜的凤眼,挺立的山根更好的加深了他的轮廓,一张浸透了玫瑰汁液的薄唇……若是能赢得他的情,让他全身心的都...

2018-06-16

【安雷】L just wanna run(1)

您好呀,这儿舍脂,大概是一个终于回归aotu的老咸鱼?
希望我没有ooc吧
这篇的灵感来源于我的某种不明性癖了xxxx
特别吃年龄差和双向占有欲。
目前是皇子雷和骑士长安的主场

“所以告诉我,安迷修,你要停留在哪儿?”他一跃而下,从那艘大船上的船桅上跳了下来,披风飘动,雷狮的服饰是繁琐的,可在他身上,都仅仅是陪衬而已。披风带着一种偏光感,和他柔顺的发丝混夹在一起,因为长度的原因被绑成了一束。尚未长开的眉眼,也足够让人认出来了,大船上散漫慵懒的海盗,和面前这个沉静端雅的小皇子,是同一个人。
皇子手心里依旧攥着骑士长为他折下的玫瑰,举在唇边。依旧是娇艳欲滴,连露水都没有消失。而骑士长的动作却停下来了,安迷...

2018-05-26

萧蔡 相思曲

又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在学校里听着听着泰戈尔的孟加拉风光,我就想写这个????

可能我毒吧

大概是一个流水账

还是HE

有车车所以刚发又被屏蔽了


病娇的叽洛的微博_微博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37523260942751#_0

2018-05-08

晓薛——义庄夜话

我想我是调整好了状态

我依旧会写晓薛

前段时间的断更,一是改变的厌烦心理,就一直觉得晓薛能写的我都写完了,没有什么新意了,我写不出来了。

第二是,秀秀微博那件事,不发表评论,我平复自己的心情与失望。

最后还是决定,实现我自己说过的话,写一辈子的晓薛,喜欢一辈子的薛洋,对于,晓薛,我不退圈。

今天算是突发构思,听着听着管莫书的《长谬歌》突然有的灵感。

就延续着写了下去。

希望各位能够喜欢。


(请不要吐槽我每次的配图,我永远喜欢王尔德.JPG)

我无法随时间长存,尸骨也不会为你所有。不止一次,我也在好奇,我为什么就那么简单的捅出了那一剑。明知道,那一剑,瓜果四散,良缘尽毁,我也还...

2018-05-07

萧蔡 长相伴

答应的大婚车车!


病娇的叽洛的微博_微博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27763534994968#_0

2018-04-11

萧蔡 相见欢

时隔蛮久的更新xxxx

相见欢算是一篇双重生

解释了一下某超不科学的蜜都图

而且大概有后续x

这篇不是说了大婚在即嘛x

下一P就是,婚礼和大婚夜x


萧疏寒心里有魔障。一直都有,从他捡到蔡居诚那天起就有,这心魔达到最高潮的时候,则是蔡居诚叛出武当之时。他掌中那朵娇花,终还得被别人摘了,竟也是他亲手载到外面的。凭心而论,蔡居诚是萧疏寒不愿意让出的宝物,可困住萧疏寒的不就是一个“道”字吗,大道的道,道德伦理的道。

就是因为这道屏障,萧疏寒从慢步退后到用力推走,最后却无力挽回。他的居诚,在最好的年纪,没了。死在金陵的夜里,寒风瑟瑟又伴着满天大雪,因太过虚弱的身子油尽灯枯,倚在窗前看雪...

2018-04-06
1 / 7

© 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