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又被人拐走了啊啊啊

宁愿相信舍脂的脑洞,也别相信舍脂的坑品
言金、斯哈、拔杯本命
善于写相爱相杀的cp
脑洞感人。
超喜欢临也和薛洋!
还有老亚蒂以及铁罐。

六把刀子最后篇——Servant

发刀子咱们发车!!!!

大概是一个我想写很久的脑洞——

御主在进行灵子转移时偏离坐标,到达了一个人理完好的世界,所以被排斥导致的记忆清空等于重活一世,薛洋补全了晓星尘的魂魄,还了他的眼睛之后虚弱死去,他的灵魂却重归迦勒底重新复苏,包括之前的一切。

(嘛,大概是欧气十足的御主emmmmm道长将要面对的娘家人......光是阿尔托莉雅们就......还有大公、信长、巴托里,对了怎么能忘了妈妈组的奶光和EMIYA呢。)

Let's go!

可能还有后续x

病娇的叽洛的微博_微博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0681308988242...

2017-10-08

六把刀子之一 晓薛 彩衣娱

六把刀子之一,前几天做的死,一个赞一把刀子,但是幸好是刀子,点赞的人少。(多了我就赖账了bushi)


彩衣娱,这篇的名字我想了很久,但还是个BE,就算披上了华彩的外表,这终究只是一场闹剧而已。


走链接emmmmm

病娇的叽洛的微博_微博  https://weibo.com/608121501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number#_0


2017-10-03

六把刀子之一 晓薛——如意娘

六把刀子之一,前几天做的死,一个赞一把刀子,但是幸好是刀子,点赞的人少。(多了我就赖账了bushi)


算是深渊巨坑xxxxx指的是我的脑洞——

不剧透xxxx

秦淮河上有一女,薛姓,姿容绮丽,有殊才,为文人骚客盛赞。

曾有画师,一掷千金,为她画像,那佳人言:“君心之切,妾珍之,不收寸金,愿持宝剑。”

也就是那副画像坏了事,有一云游道人晓星尘,见画失神。画中女子,峨眉不画自翠,唇朱不点而仰月,然手持之剑,为降灾也。又闻其姝名,道人摇摇欲坠矣。

“道长,多年不见,可还好吗?”最熟悉的语调让晓星尘激动着雀跃着,可转瞬却又想起了路上听闻之事。“她倒是绝色,可惜是个妓子,上侍王侯,下奉走...

2017-09-28

六把刀子之一 异人书

六把刀子之一,前几天做的死,一个赞一把刀子,但是幸好是刀子,点赞的人少。(多了我就赖账了bushi)


也是很久之前的一个脑洞了,填完吧xxxx

异人书,异人不止指的是亲爱的阿临和小静,还有艾莉卡——就是以她的认知来写这一对的故事不是吗?

由她写下的关于一对异人的故事。

假刀子Bushi


我讲过许多的折原临也,可他是最特殊的,我嗅到了那熟悉又浓郁的令我恶心的味道——母亲心中那朵永不凋谢的红玫瑰的产物吗?

她救下了藏在幽深巷处,濒死的折原临也。因为,她看到一双被隐藏的,如出一辙的猩红兽曈。

“你还不能死,多么棒的野望啊,你还没完成呢。”拥抱住失血过...

2017-09-24

(晓薛)六把刀子之一/双重否定

想把这个AU写出来。

军训梗,24岁教官晓,19岁学生洋。

有借梗?借自己的军训回忆xxx

在这里逼逼几句,他们都要了教官的微信,为啥我们黄教官这么害羞呢emmmmm……….

真的超可爱,超帅的!

短打???

这次集赞说的是一个赞一把刀子,果然,赞数少的可怜xxx

(多了我也不会写的xxxxx)

假刀子bushi


“你们不是想要他的微信吗?我有哦。”对着一群喊着“我们教官怎么这么害羞啦,太可爱了!”的姑娘们,薛洋笑的张扬。

“哎,老薛你太不地道了怎么不早说。” “那一群娘子军都没搞定的男人,可真有...

2017-09-19

(脑洞)赤目组的二三事

算是很久之前就想写的一个梗。

“我必将随时光长存,但尸骸终归你所有。”

甚至闹得脑袋里都做好了开长篇的所有设定。但最后,还是放弃了长篇这个计划。

我想我为什么会喜欢赤目组呢,大概就是。

柏林午后的阳光洒落在午睡的二人身上。俄罗斯的寒风让两个在冰场上玩闹的人打了个寒颤。

牵着手一起踏上池袋、新宿,和平和岛静雄擦肩而过。

他们会幸福的,直到临也白发苍苍,死去。

这个梗大概的意思就是,在你活着时我深爱着你,在你死后我虽离你而去,但是我早已随你而去。


严格来说,肥啾才是他们之间的红娘哦。

在柏林的一个午后,离家出走的肥啾正巧就被折原临也...

2017-08-29

你一次又一次杀害我

突然出现在脑子里的一句话“你一次又一次杀害了我。”还是轮回梗xxxxxx                                             ...

2017-08-24

醒时梦 001——大梦谁先觉

晓星尘,我无数次想过你醒来之后,能做些什么。却没想过,当薛洋醒来,我能做什么。——罗泱

他合起了书,趴在云床上,百无聊赖。听到脚步声从百十米处传来,慢腾腾地往里面滚了些为白发人腾出了地方。“和罗睺一票货色,许你下个量劫前随意游历,成不成?”他在鸿钧脸上印下一吻,总算是笑了出来。“大魔头是你的道侣,小魔头是你的儿子,你怎么说都是有个管教不严的罪名在的。别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啊,好阿爹。”

拿起笔手还有些微微发抖,脑袋已经无法理清复杂的关系了。一次又一次划掉荒谬的推测,得出的结论,还是只有一个,只是心魔劫。

只因为《魔道祖师》格外对胃口是个不错的消遣,恶趣味的构造了一个以它为蓝本的世界来渡劫而...

2017-08-22

(脑洞)   醒时梦

  从兔子洞中醒来的爱丽丝失去了疯帽子,无法忍耐的悲伤让她绝望地哭泣不止。一股迷茫混合着不安,让她愣在原地。              薛洋只是《魔道祖师》中一个小配角,用来衬托或者和魏无羡对比的可悲小反派。而罗泱是鸿钧和罗睺的爱子,世间最后的独有的灵宝。

  醒来时,才明白,实为梦。

  他不止一次的和自己重复,这只是由魔入道的后遗症,而已。但情感齿轮从头到尾都只是随着义城在转来转去而已。

———————————————————————————————

PS:又是我这个脑洞兽。

这个梗其实是这样,我一直认为,自己以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感情和过去是一件充满虐点的事。

这里就是这样,罗...

2017-08-17

(晓薛)昨夜星辰昨夜风——小段子

这大约摸便是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吧。

他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只那么一眼,我就确定了,不是梦,真的是他。

“道长,你要再不说些什么,我可就走了。”

的确,已经十年了。整整十年,两鬓已白,风尘满面。

“阿洋,这次就别走了吧。”

“啊……你先把药喝了吧。”

一觉至天明,他犹在怀中。这才是最理想的日子吧。

“醒了?粥在桌子上,喝点先垫垫肚子吧。”

我没想到那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的确是最后一句,有生之年的最后一句。

连个告别都没有。

“走了吗。不愿意了吗……”

还是哭了出来。

负霜华,行世路,独一人。

思华年,望长忆,剩一心。

“时间到了,该走了啊。”

“我知道,...

2017-07-25
1 / 4

© 我爸爸又被人拐走了啊啊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