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又被人拐走了啊啊啊

愿化为最锋利的刃,将定为最美好之时。
月L、静临、言金、斯哈、拔杯本命
善于写相爱相杀的cp
最喜欢临也、亚瑟~
最喜欢贱贱、妮妮~
当然也喜欢戴涵涵~

(脑洞)   醒时梦

  从兔子洞中醒来的爱丽丝失去了疯帽子,无法忍耐的悲伤让她绝望地哭泣不止。一股迷茫混合着不安,让她愣在原地。              薛洋只是《魔道祖师》中一个小配角,用来衬托或者和魏无羡对比的可悲小反派。而罗泱是鸿钧和罗睺的爱子,世间最后的独有的灵宝。

  醒来时,才明白,实为梦。

  他不止一次的和自己重复,这只是由魔入道的后遗症,而已。但情感齿轮从头到尾都只是随着义城在转来转去而已。

———————————————————————————————

PS:又是我这个脑洞兽。

这个梗其实是这样,我一直认为,自己以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感情和过去是一件充满虐点的事。

这里就是这样,罗...

2017-08-17

(晓薛)昨夜星辰昨夜风——小段子

这大约摸便是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吧。

他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只那么一眼,我就确定了,不是梦,真的是他。

“道长,你要再不说些什么,我可就走了。”

的确,已经十年了。整整十年,两鬓已白,风尘满面。

“阿洋,这次就别走了吧。”

“啊……你先把药喝了吧。”

一觉至天明,他犹在怀中。这才是最理想的日子吧。

“醒了?粥在桌子上,喝点先垫垫肚子吧。”

我没想到那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的确是最后一句,有生之年的最后一句。

连个告别都没有。

“走了吗。不愿意了吗……”

还是哭了出来。

负霜华,行世路,独一人。

思华年,望长忆,剩一心。

“时间到了,该走了啊。”

“我知道,...

2017-07-25

(脑洞相关)华亭赋——未完待续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困于一处而导致的长时间的呆滞,郁结在心而导致的虚弱......我知道她时日无多了,毕竟,在意她的,一个个也走了了。虽未曾到明烛天南的冬日,寝殿中也早早点上了石炭。汉宫秋月,最是恼人。只敢安分的走到她身边,连吓她都不敢了。“东阳姐姐,芸间来晚了。”她也不答话,只是腾出身边的位子,大概是要我坐下吧。“姐姐还未曾吃过鮰鱼呢,可不能食言,定要随我一起去华亭的。”她还是没有回,只是摸了摸我的头。“姐姐不想一辈子困在长门吧..........”她还是不回我。到最后,我也只能在她下葬入霸陵的时候,在她棺...

2017-03-27

(真·慎入·脑洞)(晓薛)(微瑶薛)长门怨(开坑公告)

     “邪毒上犯心神,湿热侵淫心脉,心脉淤血阻滞,心肾阳气虚衰。臣无力回天,时日无多,已为定局。”——她也符合这医者的诊断,几日后便去了。

       多少次做这个梦了,很奇怪啊,完全听不懂对话却能很容易理解意思呢。野惯了的小流氓在梦中肆意奔跑,不知不觉聆听着人们的心声。“修薄具而自设兮,君曾不肯乎幸临。“(1)出现的最多的红衣女人憔悴极了,整个人都瞧不出什么生机,嘴里还喃喃念着句对他而言有些隐晦难懂的诗句。...


2017-03-12

【正文更新前小试水】《义城》000 ——魔法使洋洋和道长的轮回x

  魔女赞颂贤者,授予四件宝物。

  一件是,黄金乡里全部的黄金。
  一件是,所有死者那灵魂的复苏。
  一件是,连已经失去的爱都复苏。
  一件是,用于使魔女永眠。

  安宁的睡吧,吾最爱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引用自《海猫鸣泣之时》

———————————————————————————————

  什么是神?什么是魔?

  都不过是仅仅会被无聊杀死的种族。

  什么是同盟?

  也不过是为了观剧游戏建立的茶会。

  你还记得魔女的碑文吗?

  魔女复苏,无人生还。

  到那时候,黄金乡的门会大开。

———————————————————————————————

  多少次站...

2017-01-24

【开坑公告】《义城》【独晓薛、忘羡】

  是的又是我!我永远都是只脑洞兽x

  又看了一遍海猫鸣泣之时x总觉得果然我还是喜欢贝阿朵莉切啊.问问人介不介意看海猫AU的晓薛文x严格来说是在原著设定上加入海猫元素的晓薛文x
  成美当然是贝阿朵的角色。
  道长就是战人了x
  当然海猫里的梗我是肯定要玩的x
  互相折磨的拷问,谁会先屈服。
  红色真实表达出的爱意,你舍得打破吗?
  你承认爱我,还是继续无尽轮回。
  当然六轩岛的亲族会议就用wifi和汪叽到义城来代替x
  而真里亚的角色就由......好吧,让羡羡来。
  行了行了人不够了。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个直到你承认爱我才会停下来的轮回x
  那么就是问问大家想不想看了x
  文的名字就叫...

2017-01-24

【薛瑶】【晓薛】【忘羡】【曦瑶】【聂瑶】西西弗斯叹 开坑公告

       她们的相遇是苦夏微凉的雨水,她们的相守是残秋绚烂的红叶,她们的离别是寒冬凛冽的北风,她们的结局是暖春新生的万物。

       西西弗斯是轮回,无数次滚下的石头,无数次再将它推向山顶。

       她们,值得叹息。

————————————————————————————————————————————入坑小贴士—————————————   ...

2017-01-02

【旁观者系列】【七日谈】第一天我将吟唱不悔的哀歌。——第一夜 回首已是百年身1

      “从公元9世纪起我就喜欢你了。”这是他的告别。这句话曾在梦里循坏无数次。落在唇上的几乎不能被称为吻轻柔的触碰也同样无数次的循环。

       纳兰性德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写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但是,他又不是那易变心的薄情郎,也不是...

2016-11-18

【旁观者系列】【七日谈】第一天我将吟唱不悔的哀歌。——庄周梦蝶,隔世之书3

       旁观者,置身局外,从旁边观看或者观察的人。

       我现在所处的不也是这样的位置吗?

       庄周梦为蝴蝶,庄周之幸也;蝴蝶梦为庄周,蝴蝶之不幸也。

       子休的思想平和,用于你这扑火的飞蛾身上真的合适吗?...


2016-10-06

【旁观者系列】【七日谈挑战】

       决定写旁观者系列,七日谈挑战!14个人的故事。送给那些许久没有想起过,但一想起就还如以前一样爱着的人。


2016-10-05
1 / 4

© 我爸爸又被人拐走了啊啊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