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船(10)

       雷狮抱住了那个安迷修,极其自然的回抱,也是顺手环住了他的腰。“等你好了,咱们再去看一次烟花吧。在维琪奥桥上看。然后我们就启程去伦敦吧。”也许是最后的放纵了,雷狮想。

       同安迷修渡过的最后时光,幸福无虞的二人世界,应该要把最后一件想做了的事也去完成。他们之前也看过一次烟花大会,还是在凹凸大赛的时候了。那是极为绚丽的一场烟火了,似乎是某个参赛者为了追求凯莉弄出来的大阵仗,而这搞出的好景致,反而是让大家饱了眼福了。各式各样的烟花在夜空...

2018-10-07

雷安——船(9)

       醒过来的只有安迷修。

       安迷修顺应了雷狮的愿望,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从昏迷里醒来,大病初愈而已。“我睡了多久......”安迷修没有什么气力,甚至连多说几句都费力气。可他却想从床上爬起来,去看清楚,离床不远的人到底怎么了,其实安迷修也只是看到了雷狮发红的眼眶。“雷狮......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好不好。”安迷修的话让雷狮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并且意识到了一件事。...


2018-10-07

雷安——船(8)

   “ 你知道我是谁了,父亲。”

      这个孩子是理想中的孩子,她出现在这儿......是不是说,这个地方,也是他理想中的地方?这个安迷修,真的是真实的吗?难道也是他理想中的安迷修?真相就是这样啊?雷狮紧握着床上安迷修的手,他陷入了彻底的不安,怎么可能相这个事实呢。他不相信昏睡着的这个安迷修是假的,陪他在佛罗伦萨的安迷修,在船桅上同他接吻的安迷修,在船舱和他抵足而眠的安迷修,在书店同他一起胡闹贪欢的安迷修......怎么可能,怎么会是假的呢?...


2018-10-07

雷安——船(7)

      安迷修没有醒,时间慢慢过去了,从晨曦初起到艳阳高照,他依旧没有醒。雷狮没有放在心上,这样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或许说,这么短的昏睡时间,并不足以引起重视。安迷修陷入昏睡的时候,总是心跳微弱,气息细少的,几乎就是出气多进气少,就快咽气的状态了。雷狮在这个时候,说着没什么大事,但都会坐在安迷修的床边,紧紧握着他的手,直到他再次睁开眼睛,才能放下心来。在他昏睡的无数小时里,雷狮早已经学会了麻痹自己,不再去想安迷修何时能醒,能不能醒这些蠢问题了。他总会想的,是等安迷修醒了,他们要去哪儿继续接下来的生活。安迷修会喜欢巴黎吗,还是伦...

2018-10-07

目前的计划

大概是雷安大合集?

等《船》完结

会开现代的教父与小孤儿AU,也就是《戏剧性爱情》。


然后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后的理想之都,乌托邦中的富人安迷修与流浪到乌托邦的画家雷狮,也就是《乌托邦》。


接下来可能就是《今天也在养孩子》


脑洞还有很多就是了

还有一个没想好大纲细节的《万世巨星》,灵感来源于歌剧《万世巨星基督耶稣》,大概是耶稣人设安迷修,犹大人设雷狮?!


全都是雷安就对了

2018-09-30

雷安—船(6)

书店的风波终于是过去了,当然,为此,安迷修抱怨了许多次,甚至在事件结束的第一天开始直至第一天结束,安迷修羞的都不想和雷狮讲话,他的确是被羞耻感笼罩了。被一个年纪尚幼,甚至还是陌生人的小女孩儿,撞破了情事,这难道还不够尴尬吗?
“两位先生,虽然意大利一直是个开放的地方,公共场合play这种情趣也习以为常,可太大的动静,真被发现了,也够紧张刺激的,是吧?”少女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实打实的就是嘲讽,十足的傲慢在她身上被透露出来,坐在了柜台上。“我也只是提醒而已,不用太放在心上就是了。”迪娜终于还是消了气,从柜台一跃而下,拾起了礼仪,拿出了招待客人的家伙什。正巧是下午茶时间,意大利虽然没有英国那么钟...

2018-09-13

雷安—船(4)

雷狮少见的做了梦。他梦里的安迷修似乎与现在的大相径庭,或许说,梦里的安迷修是凹凸大赛时期的安迷修才对。骑士行为从来没有改变。一根筋也好,正直也好,他不会变通,也从不会对雷狮服软。可现在这个骑士是有脾气的,也会对雷狮的某些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他的所作所为。这样的转变也是因为雷狮身份的转变。雷狮已不再是他心中的敌对者和恶人了,这是他的爱人了。他的礼貌与温柔都是留给女性的,对于同自己同性别的爱人,这些多余的呵护与口头上的关爱,是不会出现的。
梦里的安迷修总是对他发出抗拒与反对,连床第之事都要搞成了分庭抗礼,势均力敌。不知多少次,都为了谁来主宰有情人之间的快乐事而大打出手而大打出手。“我说,安...

2018-09-10
1 / 8

© 在线家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