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家暴

魔道已退坑,主圈是JOJO、FGO、AOTU、KHR和HP。

晓薛/萧蔡 风月事(上)

大概是时隔好久的回归吧

因为搬家了

电脑还混在行李堆里

稿子都在电脑里

所以临时拿手机写了上半篇出来

上篇的重点是薛洋

下篇主要放在蔡师兄身上

还有香帅对洋洋真的只是长辈对晚辈!

没有给某位道长带原谅色帽子的意思






        点香阁中又来了个头牌,也是男性,和蔡居诚是南辕北辙了。嫖蔡师兄的快感,是征服,折服一个素有傲骨的男子,当然只是其中一个理由。他那副好皮囊,也是一个理由。并非男生女相,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能知道他是男性了,可偏偏五官长得精妙。眉毛呈上扬趋势,既表现出他张扬的个性,也很好的显露出他那一双不怒自威却又引人入胜的凤眼,挺立的山根更好的加深了他的轮廓,一张浸透了玫瑰汁液的薄唇……若是能赢得他的情,让他全身心的都因自己触动,这该是多棒的场景啊。

        但这新头牌,就是另一种类型。喜欢嫖他的人有两种。一是耽于表面,喜他嘴里的甜言蜜语,爱他眼里殷殷的情意,爱这一份“两情相悦”的快感。还有一种,爱的是你来我往的交锋,你一句山盟海誓,我一句声声如泣,可谁都没动真感情,就等着哪一方先犯了傻,先动了情,痛苦煎熬的样子。这新头牌,名为薛洋,仍是十五六岁少年的模样,稚气未脱。他一笑,就能见到那对虎牙,活泼又灵动。他的眼睛,也是一双圆乎乎又大大的杏眼, 是看起来,没什么侵略性,更看起来小了几岁。一时间,他门前喧闹不止,风头也不输蔡居诚了。

        “蔡……先生。”在点香阁之中,两人总归要相遇的,相遇了,当然还是尴尬的。薛洋本想称他一声蔡师兄,可话到了嘴边,却还是变了。他薛洋,一是没入过江湖,二则和他蔡居诚也不甚相熟。一句“蔡师兄”从他口里传出,那可就不是友好寒暄了,更像是嘲讽与挤兑了。就像是秦楼楚馆里常见的情况了,表面上都是和和气气,都像是自家人似的亲近极了。可背地里,还不是下手果决、刀刀见血。要么就是明争暗斗,绵里藏针的。

        薛洋可不想发展成这样。当然宁愿选择没这么有歧义的称呼了。而蔡居诚也是僵硬了一刻,随后便颌首算作致礼了。

化解了这份尴尬的,还是梁妈妈。“我的小祖宗哟,可算找到你们了,天大的好事可落在你们头上了。”薛洋倒还装着那副纯真少年的良善模样。“什么好事呀,梁姨,莫不是,能让我走了?”说到这话,他眼睛都亮起来了。而梁妈妈也只是给了他个麻栗子,“做什么梦呢,欠下的还清了没?就想着走?小没良心的,亏我待你这样好了。”薛洋一下子焉了,低下头不说话了。

“有什么事还不快说,在这硬杵着,档门呢,还是浪费时间呢?”蔡居诚黑着一张脸,还是出了口。

        “方莹这丫头,病的厉害,养的大好,估计也要个一年半载的。这段时间,点香阁,可是没花魁了。”梁妈妈笑了,伸手扶了扶头上那朵巨大的牡丹花。“新花魁的人选,也只能在你们身上了。不如把选花魁,办成件盛事。至于谁会是新花魁嘛,就看你们两的恩客,哪边的砸钱多了。”

“选上了,不还是要留在点香阁吗?何乐之有?”蔡居诚冷笑出声,拍开了梁妈妈的手。“到时候钱还不是进了你的袋子。”

“我哪儿做得出这样的事啊,选出来的花魁,当然还得留着,可只要方莹丫头病好了,不就可以走了吗。”梁妈妈这次是把手搭在了薛洋背上,似是在安抚从刚刚起就情绪低落的孩子。

        “当真能走?”“做了花魁,别是要卖身接客吧?”薛洋和蔡居诚的话近乎是同时间说了出来。

        “花魁,是这么容易就能出售的主儿?这可是点香阁的排面,我的乖乖,花了那么多心思捧出来的。就算真的要卖,那也得是轰动天下,风风光光的。“梁妈妈放开了薛洋,似乎是对外头的炎热有些受不住了。摇着扇子,一脸不耐烦。

       薛洋与蔡居诚,终是点了点头,不必言说,颇有默契的转头离开了。

       今日夜里,薛洋房里,依旧是灯火通明。香帅来访,他自然是好酒好菜备着,热情留客了。

        “这酒这菜,香帅可还看得上眼?”他举了杯,自顾自的饮着酒,可没有伺候楚留香的意思。“小友这儿的菜,外头可吃不到。小友的酒,也叫人万般怀念。”

        薛洋自然是笑了的,一副偷吃了腥的猫样,“这可不,这桌上的菜外头可没这闲钱闲工夫做。”他夹了颗其貌不扬的蒸丸子给楚留香,示意他先尝尝。

        “就拿这道解金裹玉丸来说,将中秋时分的大闸蟹蒸熟,只要最肥美的肚肉,锤成泥儿,什么都不加,就是丸子的外皮。馅儿嘛,就是蟹膏。最后,再要上嫩姜、陈醋、鸡汤、骨头汤调成的汁儿,蒸熟就好了。”薛洋自己倒没觉得这菜怎么着,一颗颗核桃大的丸子,当真是珍馐,他却是一口没碰,全数夹给了楚留香。

        薛洋一直都是楚留香摸不透的模样,像一坛老酒,五味俱全。既如蜜酒,入口是甜滋滋的,回味也不带任何苦涩,就是给姑娘家和小孩儿喝着玩的。又如烈酒,刚沾了舌头就辣的不行,入了喉则是刀割,西北大汉都喝不太多。真是让人说不清道不明,好喝与否了。

        薛洋不是高风亮节的隐士,也不是无欲无求的高人,更不是朋友满天下的侠士。他不是浪子,也不风流。

        他是个骄扬跋扈的主儿。第一眼见到,楚留香就知道了。他的容颜是他的资本,他的性子就成了添彩的好礼。他不是一味的任性和骄横,这只是他的一种掩饰,掩饰住他的戾气深重,借着这样的性子,来发泄自己。

        可他自己呢,的确是撞了南墙也不死心。死倔死倔的,但偏偏就是这份对感情的态度,最让楚留香动容。

        楚留香知道他的故事。

        他和晓星尘的故事。

        而他知道萧疏寒和蔡居诚的故事。

        他对蔡居诚这个人,抱有好感。单凭这份对感情的执拗,也就够了。蔡居诚对萧疏寒之意、之举,和义城的薛洋对晓星尘,又有什么区别呢。

        恐怕连现在的心态,都是一样的吧。

        而蔡居诚这儿的晚上,是素不接客的,冷冷清清唯有孤灯一盏。蔡居诚也卧在了床榻上。他喝醉了,竟是流泪不止。

床榻上还有打翻了的酒,近乎能拧出水,可蔡居诚就像感觉不到一样,依旧是伏趴其上。醉的厉害,根本说不出什么话,他只是一味的哭泣,哭到最后都虚脱了,睁眼的力气都被哭完了,还有逐渐昏沉的脑子,让他失去了最后的攻击力,陷入了真正的意识模糊。

        萧疏寒正是此时到来的。

         萧疏寒的心软来的这么迟,迟到他的小徒弟都撑不下去了,他才来,来了也要走,反倒是该庆幸蔡居诚没醒了。

        萧疏寒把蔡居诚抱到了怀里,以蔡居诚从未看过的温柔与心疼的神情,眉头都皱了起来,和他怀里皱着眉头昏睡过去的蔡居诚不一样。他的吻终于落在了蔡居诚的唇上,轻柔又小心。从脸上的泪痕吻到了唇,他终于知道了烟尘之地里那朵金莲,为什么会枯萎了,是自己给自己哭干的。

        可他萧疏寒,一天亮,不还是走了嘛。

        他是武当掌门,又怎么能留在金陵的点香阁呢。

        那厢的薛洋却是带着笑睡着的,他喝的烂醉,也睡在男人怀里,不过是在楚留香怀里。

        他梦到晓星尘了,义城里的道长多惯着他呀,总是拿一副最温柔的样子给他,他不愿意去买菜,使小法子,使小性子,一味的都顺了他。就算他欺负这瞎子,开他眼盲的玩笑,都没有对他板过脸。

他梦到的场景,正是有一年的隆冬时节,春节还没到,他太困了,头一天晚上没睡好,被破破烂烂漏风的义庄冻的不行。大概是冻的病了,头昏昏沉沉的。起来干活的时候,靠在柱子旁边睡熟了。半梦半醒之际,就是一个温热的怀抱。是晓星尘,他用体温温暖了薛洋。“醒醒,别在这儿睡了,越睡越难受。”可薛洋也只是缩了缩肩头,微弱的回了句“难受”,就继续合眼睡去了。

        那个温暖怀抱一直没有离去。

        薛洋梦到的就是这样的往事。而楚留香,咱们的好香帅,怜香惜玉都到男儿身上了。真的是一晚上没走,就抱着薛洋,陪了他一晚上。

        薛洋半梦半醒之际,做了自己一直想做却没有做的事,抬头,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触碰了拥他入怀的人的唇。这个吻是给晓星尘的。可迷迷糊糊,还是怀抱太美好,或者说是金陵的风太湿了、太冷了,他竟然把楚留香当作了那时的晓星尘,他完成了那时的愿望。

        “那我便等着香帅再光顾了。”薛洋在点香阁外,对又将远行的楚留香微微施礼,看起来是彬彬有礼。可接下来帮楚留香理衣襟的行为,倒显得情意绵绵了。

至少在晓星尘看来是这样,他只是无意间路过金陵,却见到了故人。一个他以为,再也见不到的故人——薛洋。

        他本能性的想逃避,他害怕见到薛洋,害怕他见到薛洋之后失控的情绪和反应。可是他没能从这样的场合逃离,薛洋对别的男人的亲昵温存,原来那么扎眼。原来这些也不只属于他一个。

        最后的一点理智让晓星尘克制住了冲上去的决定,他停留在了原地。就像等着处刑一样,等着薛洋的目光,滑到他的身上。

        可真的,当薛洋真的看向了他,是带着笑意的眼睛,直直的望向了他,可立马又回到了楚留香身上的时候。

        这才最残忍吧。

        但对薛洋来说,这是最简单的方式了,避开晓星尘,避开选择,避开一切和晓星尘一起的可能,他才可能活的好一点。

        毕竟,放了手怕的是再遇不见他。可不放手,又拿什么去解脱呀。

        蔡居诚站在望乡台,这地方平常都没什么人来,算是点香阁最荒凉的地方了,死在点香阁的小倌儿、妓子的骨灰都是从这儿撒下去的。

        至于为什么是望乡台,不就是惯有的例子吗,在这儿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的,哪怕咱们回不去家乡了,在这儿最开阔的地方,顺着水路,看看也好吧。

        他在望乡台上,索性坐在了栏杆上,离下面湍急的水流似乎不远,几乎就是要跳下去了。




评论 ( 3 )
热度 ( 69 )

© 在线家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