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宁愿相信舍脂的脑洞,也别相信舍脂的坑品
言金、斯哈、拔杯本命
善于写相爱相杀的cp
脑洞感人。
超喜欢临也和薛洋!
还有老亚蒂以及铁罐。

【安雷】L just wanna run(1)

您好呀,这儿舍脂,大概是一个终于回归aotu的老咸鱼?
希望我没有ooc吧
这篇的灵感来源于我的某种不明性癖了xxxx
特别吃年龄差和双向占有欲。
目前是皇子雷和骑士长安的主场





“所以告诉我,安迷修,你要停留在哪儿?”他一跃而下,从那艘大船上的船桅上跳了下来,披风飘动,雷狮的服饰是繁琐的,可在他身上,都仅仅是陪衬而已。披风带着一种偏光感,和他柔顺的发丝混夹在一起,因为长度的原因被绑成了一束。尚未长开的眉眼,也足够让人认出来了,大船上散漫慵懒的海盗,和面前这个沉静端雅的小皇子,是同一个人。
皇子手心里依旧攥着骑士长为他折下的玫瑰,举在唇边。依旧是娇艳欲滴,连露水都没有消失。而骑士长的动作却停下来了,安迷修愣住了,他亲吻的动作停下了,就像被暂停一样,只因为他看到了海盗,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那艘久违的船上。
那朵红玫瑰被扔在了地上,没有多少安全感却富有占有欲的皇子,陷入了无法控制的暴怒之中。那朵红玫瑰变成了花泥,被碾成了花泥,被皇子碾成了花泥。
而骑士长没有做任何解释,只是微微弯下了腰,屈膝低头,做出了最标准的骑士礼。就算这里是海盗船,骑士长也在尽忠职守,侍奉着皇子殿下。
经过了一夜的时间,骑士长一如既往的去侍奉皇子殿下的起身,却没有看到他的踪影,当然会去四处找寻。
他看到的也就是船桅上的皇子张开双臂,阖上了眼睛,似是在渴求自由,但更多的,却像是想要逃离,逃离这一切让他进入非正常状态的人和事。
皇子的确是纵身一跃了,只是跳向的可不是广阔的海域,也不是宽广的天空,而是骑士长的怀里。
却发出了最开头的质问。
他不相信,他能让骑士长为他留下,他已经做好了一切最坏的打算了。他想出了无数过激的方法留下安迷修,也想到了太多种报复不肯留下的安迷修的方法。
他不介意用强制的举动让安迷修没法离开这儿,失去行动能力也好,毒傻也好,就算是催眠暗示也可以。也不介意拿自己当成工具,让安迷修终身追悔,只需要轻轻一跃,他跌入了云海之中,向下坠落,连尸骨都找不到了。他想这是最好的报复之一了。
可他舍不得,万一呢,就算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他也不可能放弃。所以他勇敢的去赌了,拼上尊严也好,拼上性命也好,也要赌一次。
幸好,他没失望了。
骑士长只会选择皇子,骑士长那双眼睛,是妖异的赤红,眼底也从来都只有自己的宝物,自己唯一的爱人。
“我能去哪儿,殿下。”安迷修的吻落在了皇子的唇上,失去了尊卑之分,只有爱人之间别别扭扭的亲昵。这已经是一剂强心针了。
皇子扭过了头,不让他再继续下去。可当骑士长稍微用了些力气,将他的脸又掰回来,正对自己时,皇子已经不在抗拒了。甚至是主动的,撬开了他的唇缝,与他唇舌交缠,最后到缓不过气,才松了嘴。暧昧的银丝被骑士长擦去了。
皇子在意的事,仅仅是在骑士长的心底,眼里,装的到底是不是他。为什么一副认得那个海盗的样子,为什么在他面前就不敢吻我了。
就是这些让雷狮陷入了一种别扭的状态,他太在意骑士长了。只要感受到一点在感情上的不平衡,他就足够抓狂了。
可骑士长,现在却是极度的兴奋与快乐。他早就沦陷了,从第一眼看到他的小皇子的时候,就被极致的美吞噬了,再也不可能从潘地曼尼南出来了。骑士长的占有欲与偏执,一点都不比皇子来的少。
骑士长就是想看到皇子对他的在意,对他的渴求。这些都让他感受到幸福,他也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人。
现在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了。
“我哪儿都不想去,只要在殿下身边就好。只要殿下还需要我,我哪儿都不去。”
“全都是假话,或者说是场面话吧。”
“全都是真心话,千真万确。就算不是骑士长,我也还是,你的恋人。依旧会相伴在你的身边。”
“只是哄骗我的花言巧语,你这个佞臣。”
皇子就是在撒娇了,整个人都被骑士长揽入怀中,一步一步不知道走向了船上的哪个地方。
可他们两个,都没有在意一旁听的只好抚额不语的海盗了。

评论
热度 ( 9 )

© 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