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又被人拐走了啊啊啊

宁愿相信舍脂的脑洞,也别相信舍脂的坑品
言金、斯哈、拔杯本命
善于写相爱相杀的cp
脑洞感人。
超喜欢临也和薛洋!
还有老亚蒂以及铁罐。

【青黄】【言金】【静临】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1

       呼吸着略微带着腥味的空气,行走在漆黑阴冷的夜间小路。那是一座很宏伟的大教堂,简直与漆黑的夜融为一体的大教堂,它高耸的塔尖快要戳破了冷寂的天空,塔顶的十字架庄严肃穆。

         走进去,用磨光大理石砌成的大教堂显得很是寂寥,巨大的耶稣像、森然罗列的高大石柱、描写圣经故事的七彩窗花彩绘和几幅欧洲版的十二生肖图都体现着它的肃丽。冷,好冷啊。

       这本该是让人们无比放松的忏悔之地啊。可是好冷啊,好...........................

        对了,明白了,是那口棺椁,那最中间的棺椁。“还真是漆黑的如同自己主人的棺椁啊。”不知是谁的低吟还是叹息打破了那冷寂的气氛。

       雪白的手放在漆黑的棺椁上有一种诡异的美感,偏偏那双手抚摸着棺盖,温柔的像是在抚摸恋人那惹人怜爱的唇一样。用力的推开棺盖。“咣当"很响的一声,棺盖掉在了地上。他还是那样黑漆漆的,冷冰冰的,简直要让人相信他还活着。                                                                                         “谁允许你去找她的!哦,差点忘了啊,她是自杀的。你去天堂也找不到她的。”声音从颤抖到尖利。可是他的眼神是冷漠的,是看着蝼蚁的眼神。可是啊,那份掺杂着的恶意、掺和着黑泥的深爱,看到了啊,瞒不住的。因为,你眼角的眼泪已经出卖你了。

       原本,这深夜的教堂,空空荡荡,一口黑漆漆的棺材,以及那拥有猩红妖异眼睛的男子,该让人惧怕的。可是啊,你看到了那双眼睛盛满的泪水,压抑的爱意,外露的恨意,失去的迷茫,那么美丽的场景。宛如一只骄傲美丽的野猫,被折断了藏在柔软的毛垫中的利爪,去依旧不服输的哀鸣。谁会惧怕如此美丽的场景啊。

       总算触碰上他冰冷的脸颊,好讨厌,往常都是温热的,完全不能习惯啊。继续向下是他的嘴唇,他毫不犹豫的吻上去,异常轻松的撬开了他紧闭的牙关。哎,比平常轻松多了。用自己温热柔软的舌头不断地纠缠着早已冰冷的唇舌。期待着,盼望着。回应啊,回应啊,回应啊。快点,回应啊。求求你了!

       也许从得知他死讯的时候,他就已经疯了。他发出了几乎癫狂的笑声,眼泪随着笑声一起颤抖。那是总算决堤的海,压抑着的全都爆发。他不再是温柔的勾引,而是如同野兽一般凶恶的撕扯。直到他冰冷的血液沾染了他的嘴唇,他才清醒一点。“为什么,不留下来啊。”很轻,轻到快被隐藏在风中。

      那熊熊大火仿佛发了疯似的,随风四处乱窜,肆无忌惮地吞噬着一切,那赤红的火焰也仿佛一个狂妄的漆工,用手中的刷子,将所到之处都漆成了黑色。漆黑的夜空霎时间恍如白昼,空中弥漫着烧焦的味道。

      他整个人早已跌落在他的棺椁之中。这还真不错啊,看了看身边的他得出了这个结论。共化为灰,也不失为最好的结局。把自己塞到他的怀中,露出笑,不是代表真诚、包容、爱意的微笑,还是餍足的笑。还真如同懒散的猫啊。

       “这样啊,你去不了天堂,我就去地狱陪你好了。反正我掌中娇花,怎容他人染指。”又轻轻啄了啄他的嘴唇。

          最后的最后,撒旦在地狱里吟唱着圣歌,上帝却在天堂屠宰着生灵。

          一场小雨冲洗着烈火留下的痕迹.只见被摧毁的教堂只剩下几根柱子坚强的倾斜伫立着,柱身已被烈火燃烧得犹如黑炭一般,冒着白烟,顶端挂着雨珠.曾几何时的辉煌已变成如今凌乱不堪的废墟。

评论 ( 7 )
热度 ( 13 )

© 我爸爸又被人拐走了啊啊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