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家暴

魔道已退坑,主圈是JOJO、FGO、AOTU、KHR和HP。

死亡三十题·其一·断气


        三十题我是准备都写的,第一题的题目是断气,我私心用了二乔的第一视角,就是晚年的二乔,回想起了那一天。写的就是他的所见所闻所想而已。

       文笔不佳,还请海涵。

       







        我仍然记得那一天。


        雪一直都没有停,反而越下越大,似乎每一片都能让人觉得冷。挂在枝叶上的雪,显得格外洁白,堆积的越来越多,似乎都能将这些仍然翠绿的柔嫩叶子全部折断。而凝结在松枝上的冰条,似乎每一根都顽固不化。白蒙蒙的大雪,把那座距离仅有五百米的废弃旅馆,遮的严严实实了。


        卡兹在那,瓦姆乌在那,封锁的旅馆就像是为他们量身定做,在那儿能做的,无非就是等待,等待太阳落下,阳光不再撒满大地。等着冒进的人,送上门来,也是送上命来。


        就如同盘旋在巢穴里的蜘蛛一样,只需要蹲守那一块小小的阴暗角落,便会有不知深浅的蝴蝶自己探到了蛛网里,挣扎不出,被蜘蛛吞吃入腹了。


        如今的西撒,不正是这样的境地吗?他太过急躁了,急切的想要做一个了断,为五十年前的死人去做一个了断,为齐贝林和乔斯达纠缠的因缘做个了断。如果想要赢的话,就应该冷静的思考,确保万无一失的赢才对吧。抱着这样的想法,也因为是被争吵与不安冲昏了头,我说了那样的话,“连见都没见过的祖先们的因缘,关我什么事,蠢货。”可我想要传达给他的,明明是第二句,才对啊,“为了这种事丢掉了性命,也太蠢了!笨蛋!”我仅仅是希望……你听到这句,不去送死,而已。


         关乎于你的血统,这是你所奉行的荣耀,这是关乎于齐贝林一族的事,你必须得去,这是你的坚持。


        甚至连刺痛到的,你的过去,以及杀父之仇,所有的这一切,我知道的时候都已经太迟了,就像我赶到的时候,一样的迟。


        我应该追上去的,可事实上,我的确是看着你一步又一步,踏进了旅馆的。既然已经决定要和你一起去的话,那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就赶过去呢。


        是因为小心谨慎,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代师傅的手在门外,而你也不见踪迹,旅馆里情况到底是如何,尚且也不能说,才选择的在外面蹲守。


       直到墙面的激烈崩塌,是神砂岚的威力,不会错,那一定是神砂岚 ……拜托了,神啊,一定不是,求你了,不要是西撒。


       但神灵又怎么会怜惜,一个不虔诚的教徒呢。仅仅是因为那一刻的迫切愿望,才开始念着他的名讳,开始祈祷。


        “JOJO!我最后的波纹,你收下吧。”


         无法再冷静了,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了,就算是现在这样,不顾一切的冲进了旅馆,也都太晚了。


        “这个破坏状态,一定是神砂岚。”在进入旅馆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了。


         “中了这招的是西撒的话……”已经不敢说下去了,泡泡似乎 感应到了,飘到了我这儿来。


        它停在了我的手掌心上。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


        这个泡泡的颜色,同他往常的可不太一样啊。他的头巾上,穿着瓦姆乌的唇环。


        我的确不敢喊他的名字,从进去这儿开始,就不敢。我怕我喊出了他的名字,却没有回应,我更害怕我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会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但是事实上,我见到的,比我想象的还要残忍。


        接触到那泡泡的一瞬间,我就知道了,泡泡还是温暖的,可西撒,刚刚,的确就是死在了这里。


        “混蛋!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还要装腔作势耍帅吗……留下这样的饯别礼。”眼泪已经忍不住了,剩下的执念,就只有见到他,一定要见到他,无论是什么样子,尸体也好什么都好,一定要见到他。


        莉莎莉莎老师的悲伤,只会是比我更多,她想要克制,因为她是老师,她必须得冷静。


        这样的成长,去体察别人的情绪……我可不想要啊,西撒。


        可是,所有的一切建设,都没用了。血从石板下流了出来,西撒在那儿,他就被压在石板底下啊。


        想要压抑的悲伤,全都冒了上来。


        伏爬于石板之上,我和你仅是隔了这么一层石板,但我知道,回不去了,石板隔断的是阴阳,亦是你和我。




        

评论
热度 ( 16 )

© 在线家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