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薛——义庄夜话

我想我是调整好了状态

我依旧会写晓薛

前段时间的断更,一是改变的厌烦心理,就一直觉得晓薛能写的我都写完了,没有什么新意了,我写不出来了。

第二是,秀秀微博那件事,不发表评论,我平复自己的心情与失望。

最后还是决定,实现我自己说过的话,写一辈子的晓薛,喜欢一辈子的薛洋,对于,晓薛,我不退圈。

今天算是突发构思,听着听着管莫书的《长谬歌》突然有的灵感。

就延续着写了下去。

希望各位能够喜欢。


(请不要吐槽我每次的配图,我永远喜欢王尔德.JPG)

我无法随时间长存,尸骨也不会为你所有。不止一次,我也在好奇,我为什么就那么简单的捅出了那一剑。明知道,那一剑,瓜果四散,良缘尽毁,我也还是那么做了。是我不能接受,薛洋这个词,于我而言,就是最大的魔咒,无法逃避的魔咒。足以让我所有的善悯与冷静,陷入一种极端的痛苦与迷茫。可再一次醒过来呢,我也还是没想清楚,但也不必想清楚了,他已经不在了,薛洋已经再也不在了。

晓星尘醉着卧倒在义城的义庄里,我见到他哭了,哭的那般无助,有那么脆弱,像是没有任何依靠的流落街头的孩子,蜷缩在不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小小天地里。他手里抱着一把剑,那把剑是降灾,我认得出,通体漆黑,散发着不祥之气,那是煞气,还不是这把剑沾了太多的冤魂。

一步又一步,我接近了晓星尘,俯看他的容颜,不由自主的,我就伸了手擦去他眼睛的余泪。我竟然,还想看到他睁开眼睛......我想看看他的眼睛,我想知道薛洋说的都是不是真的。

薛洋曾经也是这样,醉倒了,卧在我的膝上,也是哭了,不过,他的哭相和晓星尘可是完全不一样,他哭的撕心裂肺,和晓星尘的隐忍完全不一样。他哭着同我说了很多,只可惜过了太久,我记得却已经不多了。

我隐约记得,他和我说,他第一次见晓星尘的时候,他先看到了晓星尘的眼睛。人如其名,他那双眼睛,当真就像是昨夜挂在夜空中发亮的星星一样,美丽到让他想摘下。可偏偏这道士那般讨厌,一动手,一出声,便让他散了这几分好感。我猜想,薛洋大概是恶龙再世了,不然也不会第一眼就被亮晶晶的东西吸引,还想把那东西变成自己的了。

晓星尘到底在他们初遇的时候,做了什么,我自然也不得而知。

可我知道,薛洋,也许,不,或者说,他是真的爱晓星尘。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的这份爱情,太炙热了,炽热到我都不敢触碰,更不知道该怎么言说。

世人常说,恶人动情,便是万劫不复。在不该动情的时机,当然也是万劫不复。薛洋两样却都占了个全,我怎么能奢求他有个好结果呢。

他同晓星尘,我不想说谁对谁错。

在薛洋的角度,他不懂情爱,他还是个孩子。在他被晓星尘救起时,他还是那个心狠手辣的薛成美,他还没动情,可偏偏晓星尘这个人就是最好的吸引。点点滴滴,细微的照顾,比如苦涩的药过后,一颗小小的糖,就是这些,让薛洋萌生了占有欲。但他还不知道这种感情叫什么。所以,他选择把晓星尘,拉入他的泥潭。

所以他才做出了让晓星尘亲手杀了那些村民的恶事。这只是让他安心的手段而已,但也是这件事,让他明白了那份感情。看着晓星尘那把霜华,在无辜的人身上进出,一个又一个的被下了尸毒粉割去了舌头被当做走尸的村民死去,薛洋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看吧,他晓星尘手上也沾了血,沾了那么多人的血,变得和他一样了......那这样,我们有没有相配一点?这才是让薛洋快乐的地方。

经过了这件事,薛洋,也带着一种温水煮青蛙的笃定同晓星尘一道生活。相安无事,甚至有些时候还暧昧的过了头。

可惜宋子琛,来得太早了。

薛洋还没来得及,还没来得及,和晓星尘顺水推舟,两厢情愿,他就来了。

站在晓星尘的角度,那个少年,他所珍爱的少年,竟然是薛洋。他们之间只剩下一张薄如蝉翼的纸,马上就要捅破,他们双方已经看得出端倪的情意便要融为一体了。他都准备主动说了,马上就是中秋节,他可以牵着心爱少年的手,借着向明月祈福的由头,把他一腔情思告诉少年,也可以得到少年的笑声,还有就是少年微微踮脚,不知道会落在哪儿的吻。

可惜这一切,都只是场骗局,对晓星尘而言,不过就是薛洋的又一次谎言,又一次折磨。

可我知道,薛洋是真的动了情,就算那时候我不在他身边,可当我每次看他的记忆时,我都能感受到他的爱。

我知道他们两个,我谁都不能怪,可我心里还是谁都怪。凭什么你们两个各自纠结,苦的却是我呢。凭什么,我自小到大,就得活在昏暗不见天日的密室里呢。你回答我啊,薛洋,哦,我忘了,你已经回答不了我了。

那我可不可以让晓星尘来回答啊。

晓星尘,你告诉我,薛洋回不来了,你真的开心吗。你不是恶心他吗,那我呢,你会恶心我吗。我是薛洋的孩子啊,你会恶心我吗。

如果你回答恶心,我也有办法回你呀。我也是你的孩子呀,你和薛洋的孩子,你应该先恶心你自己吧。

你要是回答不恶心,也太晚了吧。

我知道薛洋去哪儿了,我也知道他回不来,我不相信你会不知道。

晓星尘啊,我要是现在把你弄醒,你能不能一眼认出,我是谁啊。

说着说着,那姑娘竟也哭了出来,她的泪砸在了晓星尘脸上,晓星尘,醒了。

晓星尘因为喝了酒,反应倒是慢了不少,但依旧下意识的抱住了她。紧紧的被锁在怀里,他们父女俩一起哭出了声。

她恶狠狠的撕咬着,捶打着晓星尘的胸膛。发泄自己难以言喻的苦楚。因为一个晓星尘,她失去了幸福的可能。晓星尘自刎的时候,她就没可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了。而薛洋死的时候,她也就彻彻底底成了一个孤儿了,无依无靠。

对晓星尘而言,面前这个孩子的身份,也太好猜了一些,那孩子的怨毒也太容易被理解了。这个孩子,也是晓星尘能够打起精神的唯一理由了。

她是薛洋的孩子,也是自己的孩子......是自己的女儿,是他唯一的骨血,是他最后一点挂念了。

没错,晓星尘,想过许多,经过了这么多,想必,薛洋也已经放下了他。

他可能唯一放不下的,还会牵挂这人间的原因,就只是能是他尚且年幼的孩子了。

这已经是晓星尘的救命稻草了,这是最后一线希望,万一,能问灵到薛洋,万一呢。


评论 ( 7 )
热度 ( 29 )

© 在线家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