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家暴

魔道已退坑,主圈是JOJO、FGO、AOTU、KHR和HP。

雷安——船(9)

       醒过来的只有安迷修。

       安迷修顺应了雷狮的愿望,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从昏迷里醒来,大病初愈而已。“我睡了多久......”安迷修没有什么气力,甚至连多说几句都费力气。可他却想从床上爬起来,去看清楚,离床不远的人到底怎么了,其实安迷修也只是看到了雷狮发红的眼眶。“雷狮......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好不好。”安迷修的话让雷狮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并且意识到了一件事。

      安迪娜不见了。

       他逼着自己平静下来,尚且不知道安迷修对实情的了解程度,还不到时候。可连尸体都消失不见了,消失的一干二净。这也是他的愿望吗?他想让这个捅破了天的小姑娘消失吗,某种程度而言的确是她的原因,不是她,这幸福的小日子还能继续很久。他有些迷茫,他喊出了安迪娜的名字,没有一丝迟疑。安迷修却因此陷入了疑惑,这才是击垮雷狮的原因。

       该是怎样的恐慌,雷狮的声音有些发颤了,“你不知道她是谁吗?就是书店里那个小姑娘,喜欢马洛的诗的那个小姑娘啊?”安迷修不太能明白现在这样的场景,但依旧尽力安慰着雷狮。“我们什么时候去过书店?”这是多完美的一层厚玻璃啊,安迪娜的确不可能再来打破这世界一次了。她的存在都被抹去了,完完全全的被抹去了。雷狮沉默了,他想,也许这的确是他的愿望没有错。他已经没有办法承受第二次破碎了,以他的谨慎也的确不会给安迪娜第二次机会了。这是多本能的保护机制啊,谁能允许自己的幸福再重圆之后,还有再破碎的可能呢。

    但他这不是,又一次杀掉了安迪娜吗?

     他似乎能看到,四周都被厚厚毛玻璃包围住的狭小空间里,只够放下一张暗红色的软椅。因为是毛玻璃的原因,所以对外面看不真切。除了灯光,这里什么都没有。安迪娜的手脚也被束缚住了,她似乎是哭累了,所以在软椅上睡着了,就像等待重启的机器人一样。

    可能也有着这么一天,雷狮会重启她吧。

   “还好,也就三天而已。这次睡得不久。”雷狮慢慢地调整好了状态,他终于又走回了安迷修的身边,牢牢地握紧了自己的爱人,“我怕你不回来......”这是少有的场景,雷狮把自己的脆弱展现在安迷修的面前。他是该多怕失去安迷修啊,才能那么轻易的抛弃所有的冷静自持,感受着这样无端的恐惧。安迷修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张开双臂,拥他入怀,试图用这样的方式让他缓和下来。

     “雷狮......我不会走的。我怎么可能舍得你呢。”安迷修感受到自己胸前的那块衬衫湿了。雷狮竟然哭了,他忍住了所有的声音,可却还是让眼泪掉了下来。“别怕了,真的,我一直都在。”雷狮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什么情况,他不想离开安迷修,可又清晰的意识到了,抱着他的安迷修,不是真正的安迷修。

      真正的安迷修,早就死在凹凸大赛了。

       这是雷狮终于想起来的真实。是那时他在梦里见到的场景。那具冰凉的尸体,已经完全僵硬了,躺在甲板上的是安迷修没错,但应该是那具尸体才对。他已经不会醒过来了。从那时起,所有的记忆都已经不正确了。都只是他的回忆和执念在作祟。也许那具尸体已经在海风的吹拂下开始发烂了,也许那具尸体可能已经在日光的照射下开始发臭了,但这才是雷狮的恋人。

       真正的安迷修,孤独的躺在那儿呢。

       雷狮还记得安迷修是如何死去的,死在一场不得不出现的决战。他们是最后的两人,第一名的位置必定会在他们之中诞生。但代价就是你死我活。

       他们谁想动手呢?当然是谁都不想。但他们还是会站在对立面,遵循了大赛的规则,这是一种心知肚明。他们早就预料到今天的这个场景了。安迷修不会手下留情。因为这是骑士对敌人的基本尊重。雷狮也不会留情,这是他对安迷修的尊重。和安迷修的交锋足够拼命,安迷修的目标没有偏离过致命点。雷狮也没有丝毫的放松,他下手也足够毒辣,配合上元力技能与外力重击,安迷修也得是挂彩行动了。雷狮的脸颊上多了三道刀痕,还沁着血。安迷修的手腕上也多了几道焦痕。几乎是精疲力尽,他们都死死盯着对方,防备着突袭。

       也时刻准备这反扑,谁都没有把握,突袭能不能成功,他们都已经杀红了眼,完全忘记了私人的感情。

      是安迷修的双剑先刺入了雷狮的腹部,但雷狮的电击完全击碎了安迷修的五脏六腑。这该有多疼啊,安迷修倒在了地上,他很疼,真的很疼,疼的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但是他的嘴角却带着笑。他借着手肘使劲儿,将自己从地面上撑了起来,才抱住了雷狮。他的手颤颤巍巍摸上了雷狮的脸,只选择给了他一个充满血腥气的吻。雷狮闭上了眼睛,他不想让眼泪流下来,而安迷修的眼睛也很快合上了。安迷修什么都没有说,他什么遗言都没留下,就走了。


评论
热度 ( 12 )

© 在线家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