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家暴

魔道已退坑,主圈是JOJO、FGO、AOTU、KHR和HP。

雷安——船(10)

       雷狮抱住了那个安迷修,极其自然的回抱,也是顺手环住了他的腰。“等你好了,咱们再去看一次烟花吧。在维琪奥桥上看。然后我们就启程去伦敦吧。”也许是最后的放纵了,雷狮想。

       同安迷修渡过的最后时光,幸福无虞的二人世界,应该要把最后一件想做了的事也去完成。他们之前也看过一次烟花大会,还是在凹凸大赛的时候了。那是极为绚丽的一场烟火了,似乎是某个参赛者为了追求凯莉弄出来的大阵仗,而这搞出的好景致,反而是让大家饱了眼福了。各式各样的烟花在夜空里绽开,层出不穷,折腾了大半夜才停。那也是他们第一次接吻。他们很自然地靠在一起,雷狮揽着安迷修,而在安迷修单纯为了烟花而开心的时候,雷狮的眼里则偷偷多装了一个安迷修。雷狮向来是一个行动派吧,他直接的亲吻了眼前让他心动的安迷修。而安迷修也只是惊讶了一瞬,就立刻闭起了眼睛,享受起了两情相悦的亲昵,连耳根都红透了。

       而床上的安迷修,很明显地有着这段记忆,他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甚至产生了红晕,就像重新绽放的玫瑰花一样,又恢复了生机与美丽。“这么快就要离开这儿了吗?”安迷修似乎有些不习惯这样无力的感觉,他扭了扭脖子,尽力活动着筋骨,“我还想在这儿多留一段时间呢。”安迷修还没有什么精神,可雷狮的状态又好到哪里去了呢。“但你更喜欢伦敦不是吗?为什么不去那儿。”雷狮终于发自内心的笑了。他也已经有了决断。

       安迷修久违的换上了白西装,这大概是对雷狮的大杀器?里面的衬衣只有在领口上有着装饰,一束栩栩如生的银玫瑰绽放在领口。这是雷狮逼着安迷修换上的礼服。彼时,他穿的不情不愿。就像浑身不自在一样,扯了扯袖扣,又拽了拽领口,把玫瑰花枝都扯的一晃一晃的。但他最后还是接受了雷狮和他的婚戒。甚至在知道身上这套礼服是为了接下来接踵而至的婚礼而准备的时候,眼里都憋着泪呢。

       这是真正的行动派会做的事。先骗着安迷修穿上婚服,然后就求婚,成功了就拐到婚礼现场,一气呵成,就给安迷修都安排好了。求婚当然不能省略。

       安迷修站在镜子前怎么看自己怎么别扭,他扯着领口玫瑰花的手被雷狮握住了,雷狮轻轻的扭动了玫瑰花的茎干,一枚戒指从花心中掉了下来。那枚戒指没有多余的装饰,银色的戒托上镶了一颗小小的钻石,而在内壁上有着L&A的纹样,这是他们名字的缩写。“你愿意和我从恋人,这样暂时的关系变成长达一生的伴侣吗?”雷狮没有选择单膝跪地,他从背后抱住了安迷修,在他的耳边说下了求婚的说辞。

       现在的雷狮环住了穿着白礼服的安迷修,和求婚时相同的姿势。“你怎么穿这婚服呀,还想再结一次婚?”安迷修一如既往地认真,他扭头亲了亲雷狮,扯掉了脖子上的项链,手心里还握着那枚戒指。“那你愿不愿意再为我戴一次呢?”雷狮回应了他的要求,也给了一个同样甜蜜的回吻。

        他们最后还是在阿诺河上,维琪奥桥上,席地而坐。星光如许,却被漫天的烟火遮掩了风采。整个天空都被灿烂的火树银花所笼罩,连百花大教堂的尖顶都显得没有那么突出了。安迷修同以前一样,沉浸在五光十色之中,不同的是,这次主动给予亲吻的人,也是安迷修。这个吻来的凶猛,凶猛的都不像是安迷修了。他随即拉着雷狮起身,纵身一跃,从星光环绕的桥上,跌落到了黑漆漆没人烟的船上。

       安迷修依旧笑着。他紧紧抱住了雷狮,眼泪终于落到了他的肩头。“时间差不多了吧。对不对,烟花快结束了。”雷狮读懂了他的意思,原来,他还是什么都明白啊。知道了这场烟花是他最后想做的事,也知道这场烟花过后,一切都会结束的事实。

     “嗯,差不多了。还有会烟花就结束了。”烟火依旧绚烂美丽,可渐渐的也暗淡下来,终于,结束了。安迷修直视他的眼睛,似乎是喜极而泣,却没有任何肢体接触,大概在离雷狮还有三步的距离外合上了眼睛。他渐渐散去了身影,同星辰一道散去,整个夜空又恢复了平静无波的样子。

     “父亲,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面了吧。”安迪娜也出现在了船上。她穿了一身白裙子,头上还扣了一顶草帽,就像夏日来意大利度假的少女一样。深蓝色的长发披散着,随风轻浮。她挽着雷狮的手,笑的可幸福了。

     “再见了,安迪娜,我的女孩儿。”雷狮的手揉乱了她的头顶,她也同破碎的天幕一起消失了。

       船依旧还会航行,航行在青天白日之下,但船上只有雷狮一个人了。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在线家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