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家暴

魔道已退坑,主圈是JOJO、FGO、AOTU、KHR和HP。

雷安——船(7)

      安迷修没有醒,时间慢慢过去了,从晨曦初起到艳阳高照,他依旧没有醒。雷狮没有放在心上,这样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或许说,这么短的昏睡时间,并不足以引起重视。安迷修陷入昏睡的时候,总是心跳微弱,气息细少的,几乎就是出气多进气少,就快咽气的状态了。雷狮在这个时候,说着没什么大事,但都会坐在安迷修的床边,紧紧握着他的手,直到他再次睁开眼睛,才能放下心来。在他昏睡的无数小时里,雷狮早已经学会了麻痹自己,不再去想安迷修何时能醒,能不能醒这些蠢问题了。他总会想的,是等安迷修醒了,他们要去哪儿继续接下来的生活。安迷修会喜欢巴黎吗,还是伦敦?他想,是伦敦,那里有安迷修的最爱的马洛小镇和马洛的诗,也是骑士的起源地。

       可安迷修要是不能醒呢?这个问题还是会在雷狮脑海里浮现。之前的麻痹作用似乎也不起效了,升起的情感折磨着雷狮。他还是承认了在乎安迷修,害怕失去安迷修。每当安迷修的沉睡时间超过了一个星期,雷狮都会陷入这样的无尽恐惧之中。

      可这一次安迷修只昏睡了三天。雷狮就完全无法忍耐了。这颗定时炸弹。就像是一把反复刻在同一处的刀,而雷狮心口上的伤痕,也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愈合,伤口变得越来越突出丰厚。雷狮抱住了安迷修,将他从床上拽起,是近乎粗暴的动作,但雷狮的吻是轻柔的,仍旧带着无数的怜惜。“你要么永远都别醒过来,要么现在就醒过来。”雷狮知道他的骑士是最善解人意的爱人,是最心疼他的人。他现在这么难受,安迷修怎么还不醒呢?

      雷狮哭了,他所有的眼泪都砸在了安迷修的脸上。他哭的没有丝毫压抑,犹如狂风过境,全都压在了安迷修这儿。但安迷修还是没有醒,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就是醒不了。雷狮似乎还是没有放弃哭泣,他的眼泪,停不下来了。他这一辈子的眼泪似乎都用在安迷修的身上了。幼时的皇子,也曾这样哭过,因为最心爱的小夜莺再也不会站在枝头,衔着玫瑰为他歌唱了。小夜莺倒在了皇子的窗前,永远合上了眼睛。皇子捧起了夜莺,捧在了手掌心里,将它凑在脸边,希望唤醒已经僵硬冰冷的它。以前的雷狮和现在的雷狮,干了同样的蠢事。现在的雷狮希望自己的眼泪唤回心软的爱人。应该是同样的无用功吧?夜莺已经死了,温度不会让他的心脏重新跳动,甚至只会加快他尸体腐烂的速度。而安迷修,也已经死了吧,只是还没死透,这眼泪他也感受不到吧。

    “你还在等他醒吗?”初见时一身正装的少女摇身一变,换上了华丽的礼服。深紫色的绸缎包裹着她发育良好的身材,裙摆上还有着细金线绣出的狮子头颅与娇艳欲滴的盛放玫瑰。是偏短的长度,差不多只遮到了她的大腿根以及再偏下一点点。初见的少女是未施粉黛的。但现在的少女脸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脂粉,因为年少而不需要多少遮掩和修饰的粉嫩脸蛋儿,加上那一张以红棕色唇釉勾勒出唇峰的嘴唇。先在整个眼皮上整个用浅棕色打底,再于眼尾叠加,制造出了深邃的眼窝,紫色亮片与红色的结合出的撞色眼妆。这些都只是为了了接下来要做的事而做出的准备,她就是引诱人们打开潘多拉魔盒的美人儿。雷狮应该打开魔盒了,不,应该说是自己找回以及讲出真相了。

     “你说......安迷修或许会喜欢女孩儿?”她也坐在了安迷修的床边,“你在奢望你们有一个亲生的孩子。”她将脸趴伏在了安迷修的手旁,是平静的样子,还带了几分依赖。“所以说其实你也可以猜到的吧。你想让安迷修醒的话,他能醒的。”雷狮一直都有一个聪明的好脑袋瓜子,这么多的线索联到一起,再明显不过了,他当初的梦魇,恐怕不一定是梦魇吧。名为迪娜的少女,他理所当然的觉得熟悉,那是他理想中的孩子吧。他和安迷修的孩子,是个女孩子,有着他的发色的、安迷修的眼睛,像他一样随心所欲,也和安迷修一样温和待人,还有少女特有的娇美与青春。

    “你知道我是谁了吗?”她睁开了眼睛。那片碧绿被水雾笼罩了,眼泪掉的完全停不下来。

 


评论
热度 ( 12 )

© 在线家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