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家暴

魔道已退坑,主圈是JOJO、FGO、AOTU、KHR和HP。

雷安—船(6)

书店的风波终于是过去了,当然,为此,安迷修抱怨了许多次,甚至在事件结束的第一天开始直至第一天结束,安迷修羞的都不想和雷狮讲话,他的确是被羞耻感笼罩了。被一个年纪尚幼,甚至还是陌生人的小女孩儿,撞破了情事,这难道还不够尴尬吗?
“两位先生,虽然意大利一直是个开放的地方,公共场合play这种情趣也习以为常,可太大的动静,真被发现了,也够紧张刺激的,是吧?”少女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实打实的就是嘲讽,十足的傲慢在她身上被透露出来,坐在了柜台上。“我也只是提醒而已,不用太放在心上就是了。”迪娜终于还是消了气,从柜台一跃而下,拾起了礼仪,拿出了招待客人的家伙什。正巧是下午茶时间,意大利虽然没有英国那么钟爱下午茶,但下午茶的精美程度也是不差的。和钟爱甜点的英国人不同,意大利人的下午茶是偏爱咸点的。她今天选了最简单的三明治。硬度适当或者说是香脆的新鲜面包,拌上油醋汁的芝麻菜和清脆的生菜叶,充满了油脂香气的煎鸡胸肉。这是这场下午茶的主角,还有重乳酪的柠檬挞和香气淡雅的乌龙蜜茶,这些全都出自安迪娜之手。
“其实你们是我第一次接待客人啦。”她低下了头,依旧带着笑,可神情似乎有些落寞,出于对女性的尊重也好,安迷修开始了新话题,他不希望这个孩子露出伤感的神情。“这儿其实,有很多有趣的旧书呀。兰波的诗集,最初印刷的版本。还有《莎乐美》的法语初稿,而且是手写稿。”安迪娜在文学上的喜好,意外的似乎同雷狮更重合一些。她提起这些书时,兴奋了起来,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如果真的是原稿的话,你也不愿意卖吧,小丫头?”雷狮也笑了,他在以牙还牙,在嘲笑着她的口是心非。“对呀,这是我的私人收藏,我无偿贡献,在这儿展出一下。”小姑娘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似乎也没有生气,反而是有种洋洋得意的小神态。
他们在一起待了一下午,直到日落时光,安迪娜才亲自送了他们出去。“有机会的话,也许我们还能再见。”一整片天空都被赤红所笼罩着,晚霞灿烂的都快让人不忍心在这种时候匆忙归家了,为什么不驻足欣赏完再走呢?安迷修少有地主动牵住了雷狮,还是十指相扣,“你刚刚和迪娜说说什么呢?” “你就这么在意的那句话呀?不告诉你还不行了?”雷狮在和安迷修交握的手上落吻。雷狮的眼睛直视向安迷修,纯粹的紫色不止在夜幕下才显得动人,在艳丽绯红的光彩下,也毫不失色。“你想说就说呗,我又不逼着你。”安迷修也笑了,这么多年了,他们都有了自己的默契,不必再过多言语,只是一个眼神就能明了。雷狮的直视和亲吻,就是他特有的撒娇方式了,也是一种服软的表现。而安迷修的笑,则是纵容的表现。他笑着在雷狮的眉间落吻,心甘情愿地陪雷狮回到了他的船上。
他们很久都没有像这样,躺在甲板上吹海风了,自从到了佛罗伦萨之后,他们就整日地游玩,船对他们的作用,似乎也就只剩下了夜里睡觉这一项了。而到佛罗伦萨之前,他们就很少有机会这样和平的在一起。毕竟在凹凸大赛中,他们从来都是死敌,在外人眼中他们从来都是死敌。
“我们多久都没一起在船上看星星了?” “这么蠢的事,也只有你这种傻子骑士才会喜欢了吧?咱们总共就看过一次星星,非要说上一次,那是我们刚在一起的那个晚上了吧,你怎么还念叨着。”雷狮和安迷修并排躺着,星空总是美丽的,阿诺河上停泊的大船,还能看到不远处大教堂的穹顶。安迷修和雷狮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所以说,果然你还记得对不对。咱们两的各种事,是不是?你还记得多少呀?咱们哪认得的?我们在哪儿第一次接吻的……”说着说着,安迷修就脸红了。“这些我全都记得。”雷狮也红了脸,把他拽到了怀里,“说的好像我就不记得一样。”
安迷修最后是在雷狮怀里闭上眼睛的,没有一丝预兆,前一秒还在讲话,下一秒就没了声,他睡着了。而雷狮也是和之前一样,将自己的心上人抱回了他们共同的卧房。

评论
热度 ( 12 )

© 在线家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