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蔡 千秋乐(内含车虽然有点干巴巴)

萧蔡  千秋乐

您好呀这儿舍脂,大约摸,摸个鱼x

吃萧蔡,是个咸鱼,常年断更型文手bushi

常年不务正业x



他趁着夜色,才敢做这样的美梦。若是走的出这风流处,也该合着这样的天色,奔赴金顶,去见那大道无情,去见萧疏寒,只一眼就好,是足够了。蔡居诚犹是从前模样,傲骨决绝,偏生又固执己见,情关难破。软骨散不能让他屈服,仅仅是暗自蛰伏,真正让他夜不安寝的,是那颗自卑的心。“回不去了”、“比不上的”、“他不会来”,这三座大山让他喘不过气来,郁结在心,愈发清减,可一副赢弱的样子,只是突出了或者说更让男人们怜爱了。蔡居诚本身的一副好皮囊,是有男子英气的,俊秀灵毓,但病弱缠身,他眉眼间的英气却消散了。身量愈发纤细,倒失去了成年男子的健壮身材,就模糊了性别。再加上软骨散导致的虚弱,掺上他本有的武功底子,就成就了一股不造作的风情,久不见天日的白皙皮肤敏感至极,晒了太阳就微微发红,似乎连郁气都能被看做媚气。

蔡居诚护不住自己了,他这幅样子,又招了不少狂蜂浪蝶,梁妈妈已经生了让他卖身接客之意。但是真正把气氛推到高潮的,花魁游街,方莹称病,所以是蔡居诚坐的花魁大轿。轿子上的美人让人看不清神情,他不愿意穿那样女气的衣服,也不愿意施朱摸粉。可最后还是穿上了艳红色的长袍,似掩未掩的面纱,头上不似男子模样,哪是发冠束起的呀?反而是用素色的冬芙蓉妆点鬓发,额前还带着晶石穿着的流苏链,眼角也勾了一尾红。他经此一夜,名传万里,金陵灯火通明,各式的花灯精巧至极,都比不上压轴的花车。他只是僵硬的坐在那儿,凭着那份好颜色,都吸引住了在场的所有人,一传十,十传百......终,艳名远扬。

梁妈妈当然不会立即让他接客,他也被迫被迎到了高阁之上。“想都不要想,卖艺不卖身,老子只是在她这儿还债。”蔡居诚自是暴怒不已。但同他来说这事儿的又不是梁妈妈,偏偏是少侠,少侠是个姑娘家,心思细腻,当然是看得出蔡居诚抱着的这份不论情思。她斟了杯茶,拍了拍蔡居诚的手背试做抚慰了。

的确如她所料。梁妈妈提早了半个月就放出了消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何不美人入怀?在这团聚的好时节,他蔡居诚,连贞洁都保不住了。哪有人会花钱让人上呀,他蔡居诚又是男子,恐怕只能被走后门。要是遇上了粗暴的主儿,后面可不得捅个稀巴烂。一时间江湖上,嘲讽者有,怜惜者亦有。但真正为之忧心的,也只有武当众人。

没得到掌门的首肯,谁又敢去赎他,谁又能救他于水火之中呢。少侠愈发着急。真是急哭了。要是真的,这一切都成真了,那萧疏寒和蔡居诚真的没可能了。不是萧疏寒接受不了,是蔡居诚受不了。他那般自傲,爱的又那么固执,怎么样受得住这样的落差。萧疏寒还是高高在上的武当掌门,而他蔡居诚,已经是贱籍中下三流的妓子了,这样的落差,能要的了,蔡居诚的命。

蔡居诚在等,少侠也在等,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结果,价钱一轮高过一轮,但萧疏寒还是没有出现,“还有人出价更高否?三十万两一次,三十万两二次......”梁妈妈的声音响着,蔡居诚也是认命了,擦干了自己个儿的眼泪。“三十万两黄金,赎他。”萧疏寒一个人来了,他来了。蔡居诚坐在高阁上,一时竟起不来,不过是坐久了,竟然便麻得起不来。直接被萧疏寒从高阁上抱了下来,一步步走下了阶梯,一步步走出了点香阁。

这里是车车链接!


我的首页 微博-随时随地发现新鲜事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22307362021664#_0

评论 ( 10 )
热度 ( 125 )

© 在线家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