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宁愿相信舍脂的脑洞,也别相信舍脂的坑品
言金、斯哈、拔杯本命
善于写相爱相杀的cp
脑洞感人。
超喜欢临也和薛洋!
还有老亚蒂以及铁罐。

晓薛晓——Who is in control?

下1P就是后续!有车车。

点文系列之一x努力还债中x


他们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浅薄,浅到,仅仅是一件事的改变,所有的相遇就都被磨去了。大约摸也不是什么坏事吧,薛洋那一双手,完好无缺,甚至都能拨弄起雅致的琴曲了。江南多雨,连大好的春节都落着牛毛细雨。天色也是昏昏沉沉的,屋内点了盏小油灯,却照不亮昏黄的屋子。而薛洋却是笑了,伸手触过雨帘,而楼下的人,却是他时隔多年都没再见到的晓星尘。

“道长为什么站在雨中啊,寒室简陋,但避个雨总也不会漏吧。”仅此一面,晓星尘也能断定了,楼上那个温文尔雅的少年的确是他的薛洋了。雨水自然是应景的继续落着,连惊雷都帮着薛洋留下晓星尘了,雨越下越大,可薛洋留下晓星尘,怎么就需要那些俗物了。

但若真的要用落雨与惊雷做比喻,那么,惊雷应当是晓星尘,谁让他正巧就劈在薛洋心尖了呢。薛洋该是落雨,有惊雷的时光,不总也有落雨相伴吗。

薛洋手上的油纸伞隔开了那些雨水,他终于站在了晓星尘的面前,翠衣尤显君子气度,但,穿在薛洋身上,倒更像是轻佻的色儿了,加上他鬓发未束,更是少年风流了。

“道长怎么不说话呀?”言罢,他便扯着那湿透了的人的腰带做牵引,一路牵回了自己的房间,“快些去沐浴更衣吧,要是着了风寒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晓星尘自然是害臊的,可薛洋又怎么会放弃这样的机会呢。

“道长,你我这是头一次相见,可我......不知何故,却像是见到了旧时友一样。”薛洋低下了头,遮掩住了自己得意洋洋的神色,真有种少年人的不谙世事、彷徨迷茫了。

随后那一抬头,眼中便是饱含泪水,“我不明白,你怎么就......不是,我一看到你,就觉得,熟悉,但又觉得咱们不该见面。我不明白,真的。”他越说越着急,越说哭的越厉害,最后直接是泣不成声。

夕颜华兮芳馥馥,薄暮昏暗总朦胧,如何窥得兮真面乎?

房中的香薰暖意隆隆,是芍药的味道,在半明半昧的黄昏之中,晓星尘最后的印象,就是那个倚在浴桶旁,朦朦胧胧却远隔蓬山的美人了。

他擦干了眼泪,“瞧我这样子,倒是丢脸了,道长快些洗漱吧,我在就在屏风外候着,也好搭把手。”语速极快的说出了这些,然后露出了笑脸。

晓星尘开始模糊了,面前的人,到底是不是薛洋呢,他还是害怕了。透着屏风,浸在热汤里的晓星尘,也就盯着薛洋了。薛洋微阖眼,撑着头,拨弄着放在窗台上,淋着雨的兰花。仅仅是拨弄,却不把它拿进来。任由狂风暴雨击打他,甚至还带着一丝微笑。

察觉到了晓星尘的视线,薛洋笑出了声,也望向了他。足够了,晓星尘,不会迷茫了,就是他的薛洋,不会错的,恶劣至极,又让人心生向往。犹如宫墙月,以泪眼相看,偏偏在里面的人,又渴望的很。

“道长,洗好了?那便快些出来,我可等了好一会了。”那份默契让他们的相处方式更加诡异了。像是在一天之内,完成了相识相知相爱,然后变成了老夫老妻。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