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宁愿相信舍脂的脑洞,也别相信舍脂的坑品
言金、斯哈、拔杯本命
善于写相爱相杀的cp
脑洞感人。
超喜欢临也和薛洋!
还有老亚蒂以及铁罐。

晓薛——不知羞耻的索取,毫无感激的接受

我也想当个日更文手啊!

但是,我觉得海星。

所以能写多少写多少xxxxx

全看脑洞效果了

 

 


“故事啊,这个故事可能你听了就不想睡觉了啊,真的还要听吗。”一个面容姣好的异国姑娘正在哄自己的孩子入睡,她温柔的褐色眼眸随着回忆的进程被蒙上了一层薄雾,罗丝和雨果这时候都还小,自然不能体会故事的深意,只知道妈妈哭了而已,都挥着小手想为妈妈擦泪。而那个讲故事的人,也只是对孩子们说了晚安之后,陷入了更深的回忆。

直到很多年很多年以后,他们才知道了这个故事的结局,他们看到了母亲再一次的哭泣......

 

 

总有人踏上奈何桥的时候没喝孟婆汤,但请相信阿菁她是乖乖喝了的,可能是她的汤碗洗的时候不太注意,掺了点水的缘故。她记得曾经经历过一切的,让人吃惊的是,这辈子她还真没碰上道长和坏家伙,不过成功的黄金铁三角组合也很不错就是了。

可能一时不忍,也可能是年纪大了的缘故,阿菁越来越喜欢回忆过去,才在一个不怎么合适的场合讲了晓星尘和薛洋的故事。

希望坏东西别气到动降灾,当然道长一定会拦下就是了。如果他知道我拿这些旧事哄孩子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真是让人好奇,可惜是看不到了。

 

 

“很久之前的一个小城,两个瞎子在一个草堆里捡到了一个受伤极重的少年。瞎子中的男人,是个善良温和的老好人,当然也就救治了那个少年。把他带回了自己住的地方,悉心照料。”罗丝站在那儿依旧是一副冷静自持的样子,而雨果接着姐姐的话,继续讲着那个故事,“谁都没想到这是一场灾祸的起源,少年是个杀人狂魔,就是那位老好人的仇人,害得他瞎了眼的仇人,因为自己的一根小指就杀了一家人上下五十口人的大坏人。但是谁都没法否认,他们三个人在一起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日子,的确是很舒服。”

“为什么不说下去了,罗丝?”阿不思发问了,但回答问题的却是雨果。“因为想不起来了啊,拜托,亲爱的小波特先生,这是多久之前的睡前故事了,我们也只记得妈妈哭了而已。”

“这也太让人扫兴了吧,就卡在这儿了,真没意思。”阿不思躺在阳光之下,可能是秋日的阳光的确太好了,他渐渐的就困了起来。

陷入了一个连环的梦境,一直纠缠着他的可怕的梦境亦或者说是回忆。当然他的好奇心也被满足了,这个故事的前因后果,全全部部他都知道了。

 

 

“晓星尘,你醒了啊,既然醒了,还不快点滚,还待在这儿做什么。难不成......”薛洋伸手摸了摸晓星尘的额头,又开口继续言说,“也没发烧啊,怎么脑子就像坏了一样。”

晓星尘狠狠的甩开了薛洋的手,面上所表露出的感情,应该被称为厌恶吧。但薛洋不在乎,也只是靠着桌子,挥了挥手,一副没精神的样子,说了句,“远走不送。”

晓星尘也就这么走了,独独留下薛洋一个人,空荡荡的义城,真的可就他一个活人了。

薛洋伸了个懒腰,随意的往火炉里添了些枯木,火烧的旺些,也就没那么冷了不是。

薛洋的确是孤独的死去的,一个人静静的消逝在睡梦中,只是借着枕上泪痕与榻上抓痕才能窥得他愁苦怨怼了。

一直都没有人来给他收尸,他就一直静静的躺在那儿,尸体也随着时间慢慢腐臭,索性义城煞气重没什么生物活得下来,不然,他也早就成了食腐动物的口中美餐了。

晓星尘终究还是知道薛洋死了,也许是突然的想通,也许是哪根筋搭错了吧,他又路过了义城,推开破旧的木门,叫了许久,都没能得到薛洋的回应,渐渐有些不耐烦了。抬脚往更深处走去,最后得到的也就是一具躺在床榻上的白骨,无知无觉,疼的,也只有晓星尘而已。

彻彻底底的自由属于晓星尘了,与之相应的代价也足够庞大了吧。晓星尘眼中的泪水滑落到那具白骨上,他崩溃的拥那具白骨入怀,一遍的一遍重复着薛洋有多对不起他,该起来还债了。

    

晓星尘从薛洋那儿得来的爱太多了,尽管他自己可能不知道,从他再次归还人世的那刻起,他无时无刻不在索取着爱意,宛如一个饿惨了的吸血鬼,只能从爱人的痛苦的伤口溢出的血液里得到快感。他肆无忌惮的伤害着薛洋,理直气壮的以绝对的受害者地位审判着邪恶的加害者。

他以为薛洋会挽留他,他以为薛洋会在义城等他。他以为自己薛洋恶心他,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以为。

所以最后的结局,无可挽救。

 

阿不思终于在整整一年后,彻彻底底的脱离了这个故事,这最后一个梦,让他夜半从床上惊醒,为什么他的眼角也是湿漉漉的呢,枕头上也沾染着泪痕,他自顾自的认为,这只是对凄惨结局的有感而发,也不再在意

 

 

德尔菲恩·道格拉斯,早哈利·波特三届的学长,毕业于拉文克劳,是个出色的傲罗,死在最后一战,为了保护某个不听话的妄想从密道逃出霍格沃兹的孩子,被食死徒活活折磨死的。

他是个老好人,认得他的人都这么说,长得也很不错。但就是没有对象,每个对他表白的人,都被温和的拒绝了,“我深爱的人,他暂时不愿意露面,仅此而已。”

当他的朋友,为他收敛尸体的时候,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哭了,瞧啊,上帝啊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呢,他这样的人,凭什么英年早逝!

他死之前看到了什么呢,他深爱的人,还是一副少年的样子,手指在降灾剑柄上磨搓着,站的远远的,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往他这边走了过来。

“阿洋,你来接我了啊。”薛洋站在那儿不说话,只是俯下身,静静的蹲在他身边,神情说不出的诡异。

他还是满足的合上了眼睛。尽管薛洋根本没来接他,那只是晓星尘的幻觉而已。

 

“你好啊,学弟,我是阿不思·波特。”又是一年新生入学季,阿不思几乎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坐在桌子最右端的新生,他有一双极好看的眼睛和他梦里那个男人的如出一辙,也许是因为这个,所以,阿不思就去搭讪了吧。而此时那个闷罐子,就像换了一个人,绽放出的笑容,几乎能让人眼晃,“戴维德·史密斯,我的名字,很高兴与你的相遇。”


这个脑洞我个人觉得,有点难理解,我还是写个摘要吧。

主要是关于身份的解释。

严格来说,是篇混合同人。

开篇的异国姑娘就是阿菁,也是赫敏。

罗丝是赫敏和罗恩的大女儿,雨果则是他们的小儿子。

阿不思·波特是哈利和金妮的小儿子,在这里也是薛洋的转世。

至于戴维德·史密斯,以及德尔菲恩·道格拉斯都是晓星尘的转世x

 


评论
热度 ( 33 )

© 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