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薛)世中逢尔,雨中逢花

#列表小可爱的梗很棒棒

#可能有后续xxx还有伏笔xxx我没写完xxx

#刚刚已经被屏蔽了,我乖点,我走链接xxxx

#无车部分还是扔在这儿


林仙儿接过薛洋的狐裘,抖了抖积雪,随即送上了温酒,“先驱驱寒气,这次运道好,有新鲜的海鲈鱼,拿红酱和麻椒炖了,对味的很,包你喜欢。”她那张脸,堪称艳丽奢靡,总给某些人些许熟悉感,但偏偏那双眼,周正大气,反倒是让人说不清道不明了。“这次要在这儿待多久,或者说,您是要归家了吗?”她随意拨动着琴弦,是在调音。“你还要等他多久,二娘子。那两个孩子,就这般重要吗。”不算作亲昵,实打实的用力地,薛洋狠狠地捏着她的鼻尖。“就当我猪油蒙了心,您别管了吧。”她弹出的琴音,并非情爱之意,反有清心宁神的意味,“回去也好,反正,那轮明月也只愿意入你的怀。”薛洋是被踩住了尾巴的猫,顺了个暖炉被走入了京城的大雪中,“这桌好菜,就给那一大帮子人吧,反正也是你未来夫家。别被欺负了,我可不帮你撑腰。”

决战紫禁之巅,这场闹剧,他本也不愿意掺和,可偏偏那南王谋的,是皇位,亦是晓星尘的命,实打实的担心不已,恐他出事,又恐怕他遭了什么挑拨,便还是以身入局。

“陆小凤,我是来了,可与你不同。”薛洋站在太和殿前,也是观战,赏了那位魏统领一个不悦的眼神,身为大内统领,亦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为何不在陛下御前护驾。而魏子云,也是只能惯着这位称霸后宫,不,是独占皇帝十数年的小祖宗的,但当着那么多人也不好请罪、讨饶,只好颔首示意。

 

薛洋的确是霸占了这位陛下,十数年。


这里是可爱的链接君: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02590630980284#_0


薛洋从不在意这当世两大剑客,谁死谁活。一早就有所偏心,也对那位西门庄主,更信任几分。便带着种轻慢的意味一直看着,直到叶孤城的轻易落败,所有的线索才被串联在一道,薛洋急了,管他妈的陆小凤,也是拦不住他的。直接跑去了长明殿——他与晓星尘多年的寝殿。眼前景致让薛洋气的几乎失去了理智。王安捧着玉玺,南王世子那个草包穿着龙袍,晓星尘的脖子上是叶孤城的剑,但晓星尘还有心说什么“卿本佳人,奈何从贼。”他的火蒸腾了,一下子全蹿上了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那南王世子,就命殒于降灾剑下。陆小凤等人也在此时赶到。

直至此时,薛洋才真正卸下了力道,似乎被什么掐住了脖子,无法呼吸,还是用了最后一丝力气,扑进了晓星尘的怀里。晓星尘自然焦急万分,张口便唤御医。“不要!不需要......”薛洋咬牙切齿,带着哭腔的指责于他。“是不是再晚一点,我就见不到你了,是不是再玩一点或者说我不回来,连你死了我都不知道。你说啊,皇帝陛下,我的好道长,你说啊。”完完全全把头埋入了晓星尘胸膛中,极压抑的哭着。晓星尘碍于别的不相干的人在场,也就只好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为他顺气了。

“诸位皆有功,朕也不愿意折辱了白云城主,那便还是看这一场,旷世之战吧。”

薛洋渐渐止住了哭声,但依旧不愿意抬头,这时早意识到了在场之人众多,倒有些羞愧了。而那位陛下也就由着他胡闹,只是在决战开始时,才拥着他从地面上起身。“若这二人没什么胜负,大概也精彩绝伦吧。”晓星尘凑在薛洋耳边私语,而薛洋只是勾唇覆上他嘴角,“他该死的,没有什么可不可惜的。”

以白云城主的陨落为结局,这场戏结束了,薛洋没留什么余地,手一挥,就进了寝殿,就是主人家的作派。

天将明,也终于只剩下薛洋和晓星尘了。薛洋的怒气散了大半,一番梳洗,便与晓星尘同榻而眠了。舒展着身子,完完全全把柔软的自己,塞进了晓星尘怀里了。

对晓星尘而言,也是可以安心阖眼了,他的花回来了,开在他躯体上,汲取他爱意与悲苦的恶之莲回来了。风华绝代,翩翩起舞,以己为饵,开启了终其一生的伟大的爱。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在线家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