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宁愿相信舍脂的脑洞,也别相信舍脂的坑品
言金、斯哈、拔杯本命
善于写相爱相杀的cp
脑洞感人。
超喜欢临也和薛洋!
还有老亚蒂以及铁罐。

晓薛 鬼屋

总算更文系列!

还是晓薛——

大概有车x

老规矩走链接。


没车的地方我先放出来x


薛洋此人,姿仪绝丽,惊才艳艳,为同代间的第一人,父母皆早逝,自幼长在老爷子膝下,然体弱多病,故失去了继承权。

“安东,你怎么就这般没福气呢。吸食病气和噩梦的貘兽都请回来了,可你依旧是什么梦不到,这般下去,你这身子,怎么能好呀。”已然长成为少年的薛洋也还是被老爷子抱在膝上,被那样的关爱着。“太爷爷......强求不得的,也许这也就是上天的意思呢,让我下来陪您段时间,让您开心了,然后就得回去了,是不是。”他依赖的靠在了老人不再挺拔的肩上。

“爱丽.....别闹了,这种地方不是你能随便玩的,何况如今这天色,可是逢魔之时!”他拦住了幼小的金发女孩,吃力的把她抱在了怀里。

这是位于老宅里的一角,与欧式风格的大宅格格不入,古色古香的分明是江南风情的建筑却因为破损显得死气沉沉。

“安东尼奥!你就不好奇吗?这么有趣的未知唉。”好动的女孩跳出了他的怀抱,理不直气也壮地牵着他往里跑。他还是担起了身为兄长应该做的一切,呵护着美丽、单纯的小丫头,不让她被那些破损的边边角角磕伤。“爱丽你知道我不想进来的,我最怕这些的了。”

他闭嘴了,死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尖叫出声,他肯定自己看到了一晃而过的黑影,可那间房近看完全是空空如也。“哥哥!是,是锡箔烧的香灰,我们要不要,再往里面走啊?”少女开始紧张起来了甚至想着要逃跑。“富兰克林说过,我们唯一需要恐惧的,只有恐惧本身。你要被这些蠢笨的东西打败吗?”他再一次揽少女入怀,端着只有旧华族才养得出的美丽仪姿,慢慢的走出了已经被他称为鬼屋的地方。

“爱丽”的全名是薛苡薇,薛洋的堂妹,本家最小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孩子。但她最特殊的地方,却在于一份特殊的记忆。在她不算长,活到了十六岁的上辈子,有一本名为《魔道祖师》的书。而她的本命就是薛洋。在她看到那片废墟中的第三间屋子时,她就认出了这是义城,而恐怕此薛洋也就是彼薛洋了。她哭出来了。但片刻又意识到一件更可怕的事,在这么漫长的时间中,晓星尘从未出现......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他一身冷汗地醒来,赤脚站在冰凉的地上,想起了清晰又可怕的噩梦,梦中人分明是他,一身黑衣,也比现在更加年长,忙于奔波,似乎是为了救一个人,却又要躲开另一个人。最后他救活的那一个人,却把他一件穿心。

晓星尘站在他床前,看着他愣在了原地,又颤抖起来,最后哭瘫在地上。抚过他的眉眼,沉默不语,在失去少年的第三百年,他终于赢回了爱人,但是确是彻底抛弃他的爱人,喝下了孟婆汤,前程往事尽忘的爱人。

 

 

“晓星尘道长,你这又是何苦,他已经走了。让他安稳的去吧,何苦强留他呢。”一袭宫装的少女在薛洋保存的极好没有异味却已经青灰的尸体前娇笑。“他连碎魂都不肯留给你。这是他自己的愿望,不想见你,永不见你。”少女转身离去。

晓星尘那一剑,毁掉的东西是不少,第一样是薛洋的未来,第二样则是他自己的未来。最后一样,是二人共同的幸福。

他们之间没有美好可言,一丁点也没有了。晓星尘被自己折磨着。夜夜难以安眠。闭上眼,眼前出现的就是义城的少年,无数次扑进晓星尘怀里,佯装伤痛,撒娇索吻,而他自己从来也都是纵容他的。

 

 

 

“爱丽,别闹了,没必要去第二次的。还想从里面吓破了胆哭着出来?”虽是冷言冷语,但亲昵的捏着她鼻尖的态度也看得出纵容。这时候的他也多了几分漫不经心,与昨日是完全不一样了。

他再一次走进了废墟,直接了当的进了当年的义庄,直接踹开门,连睡过的棺材都还在。径直的往更里面走去,破旧腐烂的木门,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掺杂了霉味的灰尘让他咳嗽不止,甚至流出了眼泪。“降灾......”他抱着一把通体漆黑的剑呢喃。

薛苡薇,能确信,这个薛洋的确是一夜之间便不再是他的小哥哥了。有了所有的记忆。

那着了粉色宫装提着聚魂灯的少女形象,一瞬间与面前的金发幼女重合了,一样的弧度,她们都皱着眉,也是这么远远的跟在薛洋身后,不予阻拦,又备受煎熬。

那美貌的宫装少女,沈姓,名为妙和,丞相沈栖的嫡女,亦是独生女,更是惠帝钦定的太子妃,但一颗心都系在了薛洋身上,因他喜,为他忧,终因为为让他重入轮回,芳魂早逝。

但薛苡薇并不是沈妙和的转世,她们只是气运不够好,遇上了薛洋,这是她们的劫,但也是幸,偏偏遇上了薛洋,若不是遇到了他,怎么知道,深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既甜蜜又苦涩。

“晓星尘......”他抱着剑,看向门后的某个地方,拔剑而指,巧笑嫣然。“我知道你在,何不出来一见,连我的面,你都不想见吗?”晓星尘沉默了,他的确是不敢见薛洋,他还记得带着血腥味的拥抱因何而起,因他那一剑穿心,少年的热泪与极小声的告别更是刺痛了他,“晓星尘道长,若有来生,你我当相逢一笑,不再相识。”如此便可不再成全这一段孽缘了,他也就是那样想着的,合上了眼。

不是从喝下了孟婆汤起放弃的晓星尘,而是从临死前起就放弃了他。意识到这点的晓星尘,笑了,是冷笑。“薛洋,你要我如何不怨你,这般境地,还想着抽身而去?”

而薛洋终是收回了剑,牵着那少女,转身离开,再没给过那不愿相见的人,一次回眸。

 

 我的首页 微博-随时随地发现新鲜事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73734251504734#_0


评论 ( 3 )
热度 ( 54 )

© 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