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宁愿相信舍脂的脑洞,也别相信舍脂的坑品
言金、斯哈、拔杯本命
善于写相爱相杀的cp
脑洞感人。
超喜欢临也和薛洋!
还有老亚蒂以及铁罐。

总算更文系列! 有后续的,真的晓薛!糖果下的雨幕

突如其来看完通灵之战17季满脑子玛丽莲小姐姐之后的产物!

大概是HE!


“这是俄罗斯史上最荒诞无稽、最不可预测的电视节目。瞧,来自世界各地,拥有过人能力的灵媒们已经集结完毕了。”看了十多年,似乎永恒不变的大胡子主持人说着一成不变的开场白。

你站在那儿,同那些奇装异服,亦或是神情诡异的灵媒不同,就是干净的充满朝气的少年,穿着简单的卫衣与牛仔裤,冷眼瞧着女巫们的争吵,百无聊赖的坐在行李箱上,倚着树,合眼浅眠。

“希望你们能看到黑色幕布后是什么?”总算到了第一轮的测试,薛洋了然的笑了,自信的都不曾再走上前观察。“是镜子,没有照过人的镜子,只有干净的气息和我自己的能量场。”

毫不意外的,最美貌的少年与最美貌的女巫就这样成了朋友。

他是唯一一个知道了她第三次,第三次参加通灵之战,却依旧表示欢迎,给予她拥抱的参赛者。“哈,她是想参加到退休吗?”“这对我们不公平吧?”在这样的冷言冷语之后,他的欢迎才显得更加热烈且真诚,“欢迎你回家,回到哥特大厅。”他还记得她在上一季惜败时放出的豪言,并用于庆祝她的再次征战。

“看起来这次又是我们争夺最佳灵媒了,莉莉。或者,我们又得一起待在白色信封了?”在经历了那间房子,让人胆颤心惊的,仍然被苍老女巫死去的灵魂占有的土地上的房子之后,他们却有说有笑的玩闹起来。“不,卢克,再这样下去,我该考虑该怎么对你了,咒杀还是毒杀好呢?我可是为了唯一的第一来的。”

他唯一不曾说出“女巫”二字的灵媒,也没去安慰那倒霉的,买了这块土地被吓破了胆的女主人。只是拿着铲子,挖开了曾被雷击数次的苹果树根,敲碎了土里类似地基的玩意儿。“她的存在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怎么说呢,现在这已经是无主之地了,我消除了她的印记。”言罢便丢下了铲子,溜了,不给善于挑刺的主持人一点点机会。

 

 

“这是最后一次了,只剩下你们三位了,请先写出自己的前世,互相猜测对方的前世,并下结论,当然不用担心会得罪这些亲爱的对手们,这只是一场决定胜负的最终战,希望你们都能满载而归。”

最后的比赛,苛刻的过分。

薛洋没有像他们一样做了什么仪式,只是单纯的提笔,却是滞留了。

笔尖颤抖,最后苦笑着写下了许多话。

“咎由自取,无怨可诉。”

“若不是孽缘,也不必苦求不得,也不必生死相隔,也不必聚魂无望。”

“我不在意他说我什么,恶心也好,恶人也罢,总归他也没爱上第二个人了。”

“他不会忘了我,就算重回世间,也不能忘了薛洋。”

“七岁断指,善念具绝。”

“惊鸿一面,孽缘之起。”

“星辰明月,甚得我心。”

“今此来世,真当不见。”

 

 

“莉莉......不,不是这样,别,求你了,别说了啊!”看着薛洋明显的崩溃情绪,哭喊着的状态,主持人却是贴心的,小声的说,“恐怕莉莉说的都对。”

 

“卢克,你做错了,是你错了。你身上的煞气太浓了,所以你从不怕什么厉鬼,你比他们更可怕,对吗?你身上有过多少人命,一家五十口人,还是一个小城庄的几百人?是不是还有自尽的那位道长,你的爱人。”

头一次见了莉莉那样的表情,像是觉得有趣,又像是厌恶。“卢修斯,你自己说,他还要不要你?知道你是谁之后,他只会觉得你恶心。”

薛洋打断了她,“莉莉,你又无辜吗?再一次你会被命运折磨,失去爱的人。你的那匹狼,孤独的死在了战场上,而你在哪儿?天子的怀中,扼杀着旧日好友,最后的一线生机。还要我说的更清楚吗?藤原家的女儿,女御阁下,装作平民家的女儿有趣吗?那些被你骗了的年轻人可真惨呀,你看看,他给你留了什么样的宝贝儿。”

他笑着戳痛她的伤口,来源于过去她被全俄罗斯艳羡的感情,现在却岌岌可危的恋情。来自有着天照血统却惨死在大内武士剑下的强盗头子的诅咒,“藤原妆子,你永生永世将为恋情所苦,挣扎不出!” 凄厉的嘶吼也只让她微微眯了眯眼。

“埋了他吧,怪吓人的。”

那位最受宠的,承香殿的宫妃,只是那样路过了爱人的尸体,背对着所有人,留下了眼泪,可在背后看来,她依旧是高贵的仪态万千的美人。

“道平,我没办法的,藤原家的女儿,要么是皇后,要么就是废物......”

“我不能输,所以,只能让你去死。”

 

 

“卢克,你错了,他也许是恨过你的,可是他已经说过,我爱你了。只是那时候你没听到而已。放弃了未来,不计较过去的,他要你活着。卢克,他要你活着。”连莉莉都哭了,为他们可惜的感情而哭。差一点,差一点,他们就能Happy

Ending的。

     “为了这么个家伙,值得吗?他什么都不会知道,他还会怪你的,还是恨你的。难不成。你也觉得自己欠了他?”孟婆笑着递给他汤水,最后却又倒掉了,“别喝了,算我老婆子心善,给你们两谋个未来,下辈子,他会去找你的,找得到你的。”

晓星尘抱着已然昏迷的薛洋,笑了。“我总要和这个祸害耗着的,他还得继续还债呢。”带着死寂味道的美人,也就是自称老婆子的孟婆(假)笑了,笑着笑着却哭了。

看着他们远走的背影。

“阿泱,我知道你回不来了,但这孩子,也算你吧?就算,他不能叫我一声姐姐了。”

名为罗胭的女子,说着没人能理解的话。

 

 

 

 

“莉莉,是你赢了。毋庸置疑,是你赢了,当之无愧。”他又一次给了女巫拥抱,依旧庆祝她的胜利。

“卢克,别做傻事,不然,他的愿望可要落空了。”

     “他想同你,纠缠不休。”

     “没了命,你怎么与他纠缠呀。”

      最温柔的女巫送达了祝福,她相信他们终会重逢,缠绵至死。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