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把刀子之一 异人书

六把刀子之一,前几天做的死,一个赞一把刀子,但是幸好是刀子,点赞的人少。(多了我就赖账了bushi)



也是很久之前的一个脑洞了,填完吧xxxx

异人书,异人不止指的是亲爱的阿临和小静,还有艾莉卡——就是以她的认知来写这一对的故事不是吗?

由她写下的关于一对异人的故事。

假刀子Bushi

 

 

我讲过许多的折原临也,可他是最特殊的,我嗅到了那熟悉又浓郁的令我恶心的味道——母亲心中那朵永不凋谢的红玫瑰的产物吗?

她救下了藏在幽深巷处,濒死的折原临也。因为,她看到一双被隐藏的,如出一辙的猩红兽曈。

“你还不能死,多么棒的野望啊,你还没完成呢。”拥抱住失血过多的青年,黄金盟誓之花在他苍白的脸上蹭过,最后落于他的耳后。“让他回到人世吧,你记忆里最深爱的父亲。”可他全新的投影只会让你失望的,她不地道的在心里想着,也笑出了声。

平和岛艾莉卡,这是少女的全名,她是不被承认,被驱逐的存在,在各个世界中游走的旅人。其父为折原临也的犬猿之仲,平和岛静雄。其母则是平和岛白野,哦,对了,可能说她从夫姓之前的那个名字反而更让人熟知些。岸波白野,女性的后宫王,失去了英雄王的后宫王。

她记得母亲所有疯狂的作为,一次又一次划开动脉,画的都是同一个魔法阵,而阵间的圣遗物从来都是一枚配色恶俗的戒指。也许不该说它配色恶俗,但是的确会让人觉得有那么点暴发户的味道。好吧,金与红,这的确是吉尔伽美什的审美。

有时候魔法阵是无法召唤出英灵的,但更多的情况则是出现的都不是母亲想要的怀念的那一人。他们曾在世界将要崩塌的瞬间拥吻,而后一起到达新世界,但因此,她所深爱的王者丢了十分之九的王之财宝。而最后,也为了保住她的命,被诛杀在了月面圣杯战争。

从魔法阵中出现的,全都是,其他的,不相干的英雄王。

艾莉卡从不认为绝艳的莎乐美能安稳的活在人世,她终究会割下圣人约翰的脑袋,捧着他,奔向潘地曼尼南,从此再也不见天日。是的,她用莎乐美比喻折原临也,她心里是极喜欢这个有趣的他的。

他站在顶楼的天台上,纵身一跃,而艾莉卡只是推着无人乘坐的轮椅,为折原临也准备好的轮椅。将跌坐在地上的傻子拽起,“别让我对我亲爱的教父失望啊,米尔波吕尔。他的孩子不该是这样的废物吧,用废物这个形容词是不对的,可是你哪里还有一幅‘君’的样子。”

米尔波吕尔,在乌鲁克语中意为永恒安乐之地,这是言峰绮礼为他取的名字,而他更无法割舍的,是来自父王的“临也”。

他背着行囊,同奇异的少女一道离开了池袋。

他见到了与基尔伯特相伴老死的折原临也,也见到了与犬猿之仲和平共处相知相恋的折原临也。

他恨那个拔掉了所有尖刺心甘情愿依附于怪物的自己,他无法接受,这是他绝对做不到的事。

折原临也和他的神情是不同的,折原临也站在地面上,柔和又温馨的气息包裹着他。       而背起行囊的临也,沾染的是一股没药香味,来自苏美尔的古老香料,甜腻又苦涩。神座冰凉,而他也是毫无温度的,盘旋在穴中的蛇,蛰伏不出,暗自观察、彷徨。

定居在柏林的折原临也是最幸福的也是最幸运的,他不用掩饰什么,也不必纠结什么,基尔伯特给予他的都是真诚的守护与爱怜。依旧死在犬猿之仲手上,对了,正是那年的重伤导致的身体虚弱,也从而导致了因为一个骨折的必要手术,竟然会引发感染心脏衰竭。

看过了太多世界的“折原临也”又一次坐在了池袋的晚霞之下,艾莉卡在他身旁,放开了习惯性揽在他臂膀的双手。“波吕尔,这是你的起点,你要把它当做终点吗。”她笑了,眼中依旧是平静无波、沉寂的。“你不能否让我提出过的比喻,你是和歌,那平和岛静雄就是作者。你是莎乐美,他就是圣约翰。你和他的关系,不是平等的,你这一方的重量超值了。你对他,不只是不明显的友情,还有隐藏的爱情。”

他拥抱住了少女,吻了她。

她却推开了他。

“折原临也,你不能放弃,也不能利用我私人的感情。”

“我不会帮你再次离开这个世界的。这是你的宿命的网,只能由你自己解。”

“我喜欢你,甚至是爱你,但也仅仅能做到的,是送你暂时的逃避。”

“回去吧,回到池袋,这才是你的主场。”

“我当然期待与你再见。当然再也不见也不错的。”

就这样说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话,艾莉卡消失在了折原临也的面前。

而折原临也,只是蜷缩起来,哭了。


评论
热度 ( 8 )

© 在线家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