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宁愿相信舍脂的脑洞,也别相信舍脂的坑品
言金、斯哈、拔杯本命
善于写相爱相杀的cp
脑洞感人。
超喜欢临也和薛洋!
还有老亚蒂以及铁罐。

(晓薛)六把刀子之一/双重否定

想把这个AU写出来。

军训梗,24岁教官晓,19岁学生洋。

有借梗?借自己的军训回忆xxx

在这里逼逼几句,他们都要了教官的微信,为啥我们黄教官这么害羞呢emmmmm……….

真的超可爱,超帅的!

短打???

这次集赞说的是一个赞一把刀子,果然,赞数少的可怜xxx

(多了我也不会写的xxxxx)

假刀子bushi



 

 

 

 

“你们不是想要他的微信吗?我有哦。”对着一群喊着“我们教官怎么这么害羞啦,太可爱了!”的姑娘们,薛洋笑的张扬。

“哎,老薛你太不地道了怎么不早说。” “那一群娘子军都没搞定的男人,可真有你的。”

就连男生也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他和所有人容易得打成了一片。

可是在所有人向薛洋索要微信的时候,他却只是大步走向了晓教官,习惯的在那人眼角落下一吻。

“现在,你们还要吗?”

———————————————————————————————

薛洋,性别男,文物与博物馆学专业的大一新生,户口本上的婚姻状态为已婚。

他很习惯于军训基地的生活,毕竟从高中起,他的暑假也几乎都是在这里渡过的。

他同晓星尘闹了无数次,为什么少有的他们都有空的时间要浪费在一群不相干的人身上呢。

可晓星尘从来都只是笑着告诉他,“因为我是教官啊,教好祖国七八点钟的太阳也就对得起退伍军人的身份了吧。”

薛洋从来都无法理解这样的感受,但他不会违逆晓星尘,这是太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他习惯于依附,习惯于顺从,习惯于臣服。

因为他记得“叛逆”的下场。

———————————————————————————————

他哭喊着叫嚣着,“晓星尘,你怎么还不醒啊,我要同你骨灰都缠在一处了,你不是恶心我吗?快醒醒啊,快走吧,别被我这恶人纠缠不休啊。”

这是晓星尘碎魂的第六年了,他也终还是放弃了,一把火烧了义庄,但也算圆了自己个儿唯一的念想,与他纠缠至死,不分彼此。

———————————————————————————————

晓星尘又一次从噩梦中脱出,他醒了,可宁愿自己还睡着。梦里的那个少年,太决绝,太热烈了,他抱不住,更留不住。

而真实的在怀中的少年,柔顺乖巧,绝对离开不了他。

他叹息着拥住着爱人,也唾弃着自己可怕的不该出现的心思。

他在怀念前世的薛洋,抱着现世的爱人怀念着本该厌恶的仇人。

———————————————————————————————

而薛洋也是逃不出梦魇的,他清晰的记得所有的过去,他明白。

晓星尘要的,是那个孤苦无依善良顽皮的小兄弟。不是薛洋。

他可以变成晓星尘喜欢的样子,他可以为晓星尘穿上嫁衣,可以允许他毫不怜惜的操弄。

绝不能失去他。

这是薛洋唯一的底线。

这是疯子最后的理智。

———————————————————————————————

日常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崩坏的呢?

也许就是在薛洋的军训开始的时候吧。                                                      第一天,还没有开始任何的训练,就呕吐不止的薛洋,苍白无力地倚在柱子旁。                                                                                                          第二天,在阴凉处训练了不到3小时也就头晕的不行的薛洋。                                                                         第三天,连床都起不来,高烧不止的薛洋。                                              第四天,总算是完完整整的完成了一天的训练。

第五天,军训也结束了。  

——————————————————————————————   

晓星尘很意外,一直健康的甚至是健壮的小家伙怎么会如此虚弱不堪,当然是倍加关怀,而薛洋的反应和往常的也是一样,笑着依偎在他怀里说着自己没事,可却倒头就睡。

是的,晓星尘发现了,他集中精神的时间越来越短,为人处世也越来越像他所怀念的恶人了。

———————————————————————————————

是的,晓星尘快要无法忍耐了,他愉悦极了,他承认了,从上辈子到现在他都爱着薛洋这件事,不是现在这个,是当年在义城中的那个薛洋。

———————————————————————————————

是的,薛洋快要崩溃了,他想要玉石俱焚了。他不再想要这样虚假的不属于他的幸福了。

 



评论
热度 ( 53 )

© 乌鲁克搞事大队长 | Powered by LOFTER